第203章 白洁离婚

文 / 易天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外面正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凉风把雨点不断地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王申却没有一点去关窗户的意思。《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cxs.org》《+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还有三天就满四十二岁的王申坐在电脑前,两眼呆滞地盯着股市大盘,看着那绿莹莹的一片跳动着的数据,就像看着黑夜里无数双恶狼的眼睛。

    三百万啊!整整三百万,如今还剩可怜的两万。一切都仿佛在梦中一般,一切都是那么地虚幻。只有那被风吹动着的窗帘、偶尔打在脸上的冰冷的雨滴才使他觉得自己还有意识。

    一切都完了,自己在还有三天迎来自己第四十二个生日的时候,又成了当年那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了,那一刻王申的心就像窗外的雨滴一般瓦凉瓦凉的。

    就在这天晚上,美丽能干的妻子白洁递给王申一份离婚报告,告诉他说:“我希望明天早上能看见你已经签上了你的大名。”

    说完就扭着浑圆的进了卧室,然后“哐”的一声锁上了门。

    “,你妈,贱货!”

    王申在心里狠狠地骂道,那一瞬间他真想杀人。他是个胆小的人,但是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何况是人呢?

    其实王申早就预感到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早在半年前他就凭男人的第六感官察觉了白洁对自己的不忠,谁说只有女人才有第六感,男人也有。妻子白洁虽然漂亮能干,美丽性感,但是她一个师范专业出身的女人,只有可怜的本科文凭,如果不是靠男人,怎么可能成为一家国际连锁星级酒店的大堂经理?银河王朝大酒店在东莱市可是首屈一指的,只有香格里拉大酒店等寥寥几家国际知名酒店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只是王申一直没有证据罢了。再说,那种证据还是不去找的好。

    有些男人总想知道自己的妻子和什么样的男人睡觉,暗地里跟踪尾随,窃听,甚至雇请侦探,明察暗访,好像不亲眼看见老婆和别的男人在床上嘿咻happy的样子死不罢休似的。

    王申认为那只不过是朝自己伤口上撒盐的行为,不值得效仿。但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想的,更多的男人认为戴绿帽子已经够无能的了,不知道是谁给自己戴绿帽子,更是无能中的无能。

    其实,是什么样的男人,那个男人究竟是谁有什么要紧呢?也许是某个款爷;也许是老婆酒店的上司领导;也许是个年轻的帅哥富二代;也许是位高权重老爸是李刚的官二代;或者干脆就是街上的一名流浪乞丐……总之就是一个男人,在你不经意的时候,趁你在老婆身上不尽力的时候,进入了你的领地,擅自耕种了本属于你的土地。

    王申的脑海里浮现出漂亮能干的妻子白洁那白皙娇嫩的身体在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身下起伏扭动的情景,他仿佛听见妻子娇媚、急促的呻吟,仿佛感受到她来临时的紧缩和那阵阵的热力。

    白洁是娇羞的,只有在性的时候才会完全放弃矜持,呢喃着断断续续地从微张的小嘴中呼出一些平时难以启齿的话语,而这些令男人听了热血沸腾的浪语却是几年来自己在床上教给她的,可以说是自己开发了这个女人,让她由一个青涩娇羞的少女变成了性感迷人的尤物。

    但是可悲的是,现在这个漂亮美丽的尤物已经不属于王申了,那原本只属于他的、不可见人的一面已经被别的男人品尝过了。

    这一切能怪谁呢?所有的一切都跟股票有关。国家严禁赌博,可是期货、股票、彩票……这些不都是变相的赌博吗?

    王申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迷恋上股票,想当初是股票让他荒废了生意,颓废了精神,忽略了家庭,如今又是股票给他的老婆找了另外一个男人。

    两年来王申觉得自己不姓王而是姓背,背运的背,一切都背透了。要不为什么自己一入股市,那大盘就一直做着自由落体运动,为什么就像有只魔掌在控制着王申,总是让他在最高点买进又在最低点卖出呢!为什么自己每次抢反弹却都抢到了新一轮的下跌呢!

    背运还不仅仅表现在股票上,还反应在他的身体上。

    自从入市以来,王申的那个每个男人都有,只是在大小尺寸和持久力方面有所不同的玩意儿也大不如从前了。

    每次气喘吁吁地从美丽能干的漂亮老婆身上翻下来的时候,娇媚的妻子白洁都会不屑地看着他说道:“你那玩意儿快和你的股票差不多了。”

    王申总是羞愧地一声不吭,心里焦急地等待着奇迹的出现,他知道如果股市仍然不能走出一波行情的话,他的疲软就永远不会有雄起的希望。

    而现实和理想往往是有差距,且很多时候都是背道而驰的,现实就是,股市仍每天都坚持不懈地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新低,而他也就一天天地疲软下去。也就是在那些疲软的日子里,娇美动人的结发妻子白洁给王申戴上了一顶绿帽子,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王申呆呆地坐在电脑前,电脑旁边的烟灰缸里烟头堆的像一座小山一样,沿墙边高高低低的摆着几十个酒瓶子,像是在接受主人的检阅似的。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阿莫尼亚味,王申抬头看了看卧室,曾经是自己歇息的港湾。以后不知将会是哪个男人的家?也许明天就会有个陌生的男人搬进来,睡在自己睡过的那张大床上,干着自己干过的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则对新男人重复着对自己说过的那些下流话。

    一阵揪心的疼痛,王申一只手捂住心口,原来自己发迹时是一个多么趾高气扬的人呀!如今只能独自舔吮自己的伤口……

    妻子白洁从卧室里走出来,将手里的一张纸和一支碳素笔扔到桌子上,说道:“你自己看看,签个字吧!”

    这是一张欠条,王申抬起头看着白洁,眼神茫然,闷声不言不语。

    妻子白洁看着王申说道:“当初,我替你借了60万给你炒股票,钱我已经还上了。现在是你欠我的,我知道你没钱还,先打个条子不过分吧!”

    王申想想还真有这回事,他沉默不语,拿起碳素笔就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虱子多了不怕痒,别说是60万,就是600万他也不在乎。

    妻子白洁似乎没想到丈夫王申会如此痛快地签字,拿起欠条,狐疑地看了一会儿,站起身又上下打量了王申一番,叹息一声,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就扭着往卧室走去。

    白洁的好像比以前更大了,虽然裹着一层短裙,可王申还是能在脑子里描绘出它完整的形状,那浑圆、那雪白、那油腻的手感、那两瓣之间迷人的缝隙……

    王申心中的一根弦被触动了,那久违的瞬间就燃遍他的身体,他只有一个念头,抱着她的狠狠她。

    “你等等……”

    王申觉得好像不是自己的声音,就像饿狼的嚎叫一般。

    白洁吓了一跳,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就看见王申饥渴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她瞬间就看懂了男人内心的,一张脸烧起来,芳心巨颤,他想干什么,不会是想……

    “还,还有事吗?”

    白洁话音才落,王申已经来到面前,嘴里呼呼喘着粗气,双手抓着漂亮娇妻的肩膀,猛地一下将她脸朝下按在刚才签字的桌子上,然后一手按着白洁的脊背,一手去掀短裙。

    白洁简直不敢相信王申会来这一手,自己和他做了七八年夫妻了,从没见过这种架势,一向温文尔雅的丈夫在床上总是极尽温柔,从没对她粗暴过。

    这一刻白洁仿佛糊涂起来,他这分明是要自己,我们已经明言要离婚了,这是……

    等白洁想明白的时候,只觉得一凉,丝袜和已经被拔到了腿弯上了。

    “你这混蛋……你……你干什么……”

    白洁边说边用一只脚往后面踢,可王申将她的腿分的很开,根本就用不上力气,更踢不到人。

    “干什么?还用问吗?当然是了。”

    王申没头没脑第胡言乱语着,“怎么?又不是第一次,让我再你一次……我想……”

    他的手在那诱人的上揉捏起来,没揉几下,王申就将整个手掌都插进白洁的臀缝里,一根手指一下就插进了女人干涩的。

    “你放开我……你这是…………”

    白洁感到一阵刺痛,扭动想躲避王申的侵袭,可扭动的臀部却变成了迎合男人手指在中的,只扭了几下便感觉到手指进入的更深了,“你……混蛋……放开我……”

    王申听白洁骂他混蛋,就想起以往美丽能干的漂亮妻子在自己身子底下被干的神智模糊的时候,自己就引诱她说下流话。开始白洁总是坚持着不说,可是在王申坚硬的冲撞下,那阵阵潮水涌动的时候,便会双手捂住脸哭骂起来。

    “你……混蛋……你日死我算了……混蛋……要死了……狠心的混蛋……你你老婆吧……嗷嗷……混蛋……”

    想着漂亮能干的美丽妻子白洁在床上的娇媚样子,王申感到自己冲动的厉害,一根在裤裆里涨的生疼。

    王申解开腰带,一下连自己的一起拉了下来,粗长的直接顶在了白洁柔软的臀上。

    白洁立马就感到了王申顶在自己上的东西,心里又犯起了迷糊,怎么这么硬呀!他不是不行了吗?最近半年来他那东西就没真正坚挺过,怎么……

    仿佛突然意识到了危险,白洁整个身子都挣扎起来,不自觉地左右躲闪,不让王申双腿间那丑东西指向要害处。

    白洁的拼死抵抗给王申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一手按住她的上身已经感到有点吃力,另一只手也无法固定住白洁白花花扭动的。

    此时,王申心里好像明白了一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况且,白洁在挣扎的时候嘴里带上了哭腔,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在这一瞬间,王申的脑海里浮现出白洁在另一个男人身下扭动的情形,欲与火便控制不住地爆发了。

    “你个货,为谁守贞呢……”

    王申用力一掌打在白洁雪白的臀瓣上,咬牙切齿地说:“为那个男人是吧!可惜你已经被我过无数遍了。我再一次也不算失贞吧……”

    白洁听了王申的话,仿佛被人点了软一般,身子一下就软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嘴里也没了声音,掉在桌沿就像死过去一般。

    王申不管三七二十一,挺着坚硬的,找准了地方一下就插了进去,由于是干涩的,传来的痛楚使他禁不住吐出一口冷气。

    王申现在已经不需要一只手按住白洁的背了,他双手抱着娇妻浑圆的只顾前后抽动起来,那臀瓣上被自己打过的地方有一片红印子,在周围雪白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

    王申心理产生了一丝隐隐的痛,他真想将白洁抱在怀里好好地怜惜一番,可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属于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想要的时候,她就会温顺地脱光衣服,并向他展现自己深深隐藏着的荡的一面。

    此刻,王申心里的嫉妒很快就将刚刚产生的怜惜之情抛到九霄云外,他的动作越来越粗狂,进出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经过一段时间的,王申感到白洁的有了水分,不再像先前那么难以出入。

    哼!老子还当你是什么三贞九烈呢,这么快就被老子干出水来了,王申心里恶狠狠地想着。

    白洁被王申点到了死,原来他凭感觉就猜到了自己有外遇,可是直到离婚,两个人都没有提过这件事情,甚至都刻意回避这个对双方都尴尬的话题,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被王申说了出来。

    白洁心里瞬间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时竟呆住了,连王申插进自己的身体好像都没有感觉到,只觉得自己一颗心被委屈悔恨的潮水淹没了。

    罢了,罢了,随他吧!谁让自己下贱呢!白洁虽然没有了饮泣声,可止不住的泪水在王申疯狂的撞击下抛洒在桌面上。

    就在这时,王申忽然感到白洁的好像小嘴似地咬了他的,虽不明显,可那感觉却是很熟悉。

    怎么?她该不会有吧!王申像是受到鼓励似的,双手紧紧揪住两瓣肥美的臀肉,更加猛力地干起来,他似乎听见了白洁细细的呻吟。

    白洁在床上从不大声呻吟,声音总是一丝丝,若有若无,欲住还休,总能引发出男人高昂的。

    “舒服就叫吧!别憋坏了自己……”

    王申边惬意地享受着女人越来越湿热的,边幸灾乐祸地说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他的时候你叫不叫?”

    白洁双手撑住桌面,艰难地支起上半身,回头泪流满面地盯着男人,一字一句地说:“你听好……我……我……”

    由于被男人顶的太厉害,白洁竟说不出话来,双手一软,整个身子掉到桌子上大声哭出声来,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不是……人……你……混蛋…………”

    王申已经听不见白洁的话了,他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专心致志地盯着她臀部优美的曲线。

    “你叫……大声叫……的你舒服吧……”

    白洁的哭泣在他耳里当做了女人快感的呻吟,王申腾出一只手抽打着她的,大声吼道:“你不是嫌我……不厉害吗……这下满意了吧……“叫呀……啊……看我射死你……””伴随着王申最后几下拼着老命的疯狂,一股股射进了白洁丰腴的中,白洁的嘴里啊啊地,不知是痛楚还是快感,身子在桌子上一个劲地抽动了好一阵。

    王申提起裤子也不绑皮带,一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而白洁则裸着白花花的趴在桌子上,随着哭泣颤抖着身子。

    屋里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白洁就像是从昏迷中醒来似的,双手慢慢地提着和丝袜,身子软的仿佛就要倒下来似的。

    王申看着美丽能干的漂亮妻子白洁楚楚可怜的样子,心理不禁一阵内疚,但他强忍着没有过去帮她。

    白洁也没有看他一眼,穿戴好衣服以后,一声不吭就走进卧室。

    直到房门“哐”地一声关上,王申才从刚才的疯狂中渐渐冷静下来。

    王申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一直到晚上也没动过身子。

    李伟杰离开冷艳美妇宋素香家里的时候,天下起毛毛细雨,当他刚刚赶回家,雨势已经变大。

    莲花小区,温馨的公寓里。

    李伟杰穿着棕色的睡衣坐在桌前,津津有味地享用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香浓咖啡,在他的斜对面,客厅里液晶电视里正播放着高清的节目。

    “全球首部3D三级电影《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举行开拍记者会,出品人萧若元和萧定一、导演孙立基率领一班演员叶山豪、何华超、雷凯欣、蓝燕、陈秋萍、日本周防雪子和拥有德国血统的原纱央莉等出席。拥有骄人身材的雷凯欣露出“东西半球”最为抢镜,成功击败日本、内地和台湾的性感女星,可以说为港争光。她成功全场焦点,连两位日本也大赞雷凯欣‘nice body’和‘kawaii’。 ”雷凯欣,香港女星,雷凯欣于2000年参加有线电视YMC台的VJ选举获得亚军后成为VJ,其后签约东方魅力,成为三人女子组合3G成员之一,希望与英皇娱乐的三人女子组合3T对撼,结果双方均以失败告终而解散。之后改行性感路线,以丰满上围作为卖点,偶尔穿三点式泳衣亮相于杂志封面,近年经常伙拍女艺人黄榕出席各大小公开活动,以3G之名推出唱片《我要造势》唱歌组合3G及模特儿工作。

    艳色力压日本成人女星的美艳女星雷凯欣发髻高绾,朱颜红面,一双涂过口红的双唇显得诱惑万千,香肩外露,白皙的肩头显得珠圆玉润,衣服剪裁样式前卫大胆,半遮住两颗高傲的,一条深沟立于两颗间。

    “自己有36F胸,之前在台湾已被封为‘香港波神’……”

    电视里那个拥有典型东方古典容貌和西方魔鬼身材的极品尤物,正仪态优雅的面对着主持人的访问,“相信这次比之前拍摄《禁室培欲》时更大胆,至于会不会露三点,这个要拍摄时才决定。咯咯,我很愿意再拍这类电影。”

    雷凯欣直视镜头,亭亭玉立,性感迷人,胸前那对不知是36F还是35G的超级豪乳就像气球一样在李伟杰眼前上下晃动着,比夏薇薇大了近一倍,看得他裤裆处就搭起了帐篷。

    ……读了二十多年的书,这是李伟杰唯一能想到的字眼,他的眼睛盯着雷凯欣的下面看,透明色的裤袜包裹着她那毫无赘肉的双腿,随着她的走动,裙角就会上下摇摆着,李伟杰就会看到在膝盖上方四寸处的一圈黑色布料,还有两条带子朝上蔓延。

    真是!居然穿着样式这么大胆的情趣内衣上电视,接受记者采访。这个二十八岁的轻的内在世界一定是五彩斑斓的吧!可惜片子还没拍完,不然就有机会看到她拔光衣服,看她是否货真价实。

    李伟杰强忍住冲上脑门的,努力让那硬起来的软下去,雷凯欣说实话容貌算不上绝色,只能算是中等,但是她胸前两颗肉弹实在是大杀器,李伟杰怎么控制也无法让的软下去。

    “大色狼,看什么看?再看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夏薇薇娇嗔的话语响起在客厅中,堪比电影明星的活生生的大美女出现在李伟杰的面前,白色的毛巾包裹着挽起的秀发,露出的发丝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粉扑扑的脸蛋上腾着沐浴后的温热气息,棉质的白色睡衣领口半开,秀美的锁骨下隐约能看见半遮半露的雪白。

    “呵呵!是没什么好看的。”

    李伟杰开心的笑着,“薇薇你出来,我当然就看你了。”

    虽然交往了这么长时间,李伟杰里里外外都看通透了,但是他还是津津有味的欣赏着夏薇薇芙蓉出水的样子,脑中不觉的回想起昨晚和早上两人抵死缠绵的画面,她的粉臂玉腿,还有丰满的胸部……

    “油嘴滑舌,甜言蜜语……”

    夏薇薇先是媚笑着接受李伟杰的夸奖,突然发现他的视线故意在沿着自己领口的曲线向下瞄,连忙用白皙的小手拉住领口,掩住外泄的春光,脸上嘟起红唇,装出生气的样子。

    他就是爱死她这性感可爱的样子了,而且,这是只属于自己的,看着夏薇薇娇憨动人的美姿娇态,李伟杰心中不由的得意起来。

    李伟杰笑着把咖啡一口而尽,走到她的身后,双手环抱夏薇薇的纤腰,把头贴在她优雅的颈边,口鼻间满是夏薇薇浴后的芬芳,于是忍不住低头在她脖子上吻起,一直吻到她光洁的脸蛋,用嘴唇一寸寸的品味着上面嫩滑的肌肤,就像舔到了刚剥壳的蛋白上,不觉得刚发泄完的又在挺起。

    “你,你干什么啊?”

    感到自己翘挺的臀瓣上的触感,夏薇薇娇羞的扭着敏感的身子,可怎么也摆脱不了李伟杰的臂膀。反而在她丰满后臀无意识的扭动下,李伟杰的变得更加火热巨大。

    “薇薇姐,好老婆……”

    李伟杰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你真美。”

    “你还没洗澡呢!啊……”

    就在夏薇薇娇声软语的时候,李伟杰的一只手掌已经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一边感受夏薇薇大腿内侧的滑嫩,一边向上努力前进,修长的手指很快就摸到了女性最私密的花瓣儿。

    “薇薇,浴后不穿内衣的习惯真好。”

    李伟杰一边说着,一边用舌尖舔舐着夏薇薇小巧的耳垂,品味着她每一寸的肌肤,嗅着她身上独特的芳香。

    本来夹紧的双腿被一点点的分开,李伟杰宽大的手掌夹在大腿中,麻麻的。

    特别是当他的手指触到自己敏感的时,一股过电似的感觉从传来。

    本来还在抵抗的夏薇薇一下倒在李伟杰的怀里,他用肩膀抵住她的脊背,另一只大手在夏薇薇的柳腰上摸索,把睡衣盘着的腰带轻轻一拉,她顿时感到身前一凉。

    浑圆饱满的一跃而出,还带着水汽的嫣红在空气中微微的发颤。

    李伟杰的手掌抚过夏薇薇纤细的柳腰,以及那平坦诱人的,这里光滑的线条就连神都要为之妒忌。

    “啊……”

    当手掌上抚,略显粗糙的手指贴着她饱满的胸部曲线拂过时,夏薇薇终于忍不住低吟出口了,她的身子就像被电流窜过般一阵酥软,修长的双腿不住的发抖。

    “薇薇,喜欢吗?”

    一手捧着夏薇薇沉甸甸的,李伟杰开始用中指逗弄着那两点早已昂扬的,轮流轻扯、捻动那两颗小小的樱桃,指下滚动的红豆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而夏薇薇的俏脸愈来愈红,呼吸愈来愈促。

    “嗯嗯嗯……”

    夏薇薇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心中的再次涌起,胸脯被李伟杰爱抚的火热,却更显得空虚。

    李伟杰的一只大手只是在洞口扫弄,不时的揉捏下已经微微分开的花瓣,却不更加深入。

    夏薇薇想尽力夹紧双腿,但怎么也办不到,只能任由一阵阵的冷空气和偶尔扫过的指尖侵袭自己火热的腿心。

    房间里只有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以及电视机传出的雷凯欣专访节目的声音。

    “拥有36F上围的雷凯欣毫不吝啬其美好身材,在各媒体上狂秀。她趁新年时节四出选购大堆红色的性感胸围催旺兔年。雷凯欣和女友人当日相约在傍晚六点到奥海城商场选购靓性感胸围,‘暴乳警告’随之发生。豪放的雷凯欣试身期间仅穿胸围走出来尽秀豪乳并询问友人的意见,吓得售货员急急叫她返回试身室。但不拘小节的雷凯欣丝毫不感尴尬,在镜前左照右照之余还伸手入胸围内整理胸脯,动作撩人。约半小时后她购买了三个靓靓胸围,当中包括一个火红色的催运胸围,希望于新春个好意头。而总共花费了千多元的雷凯欣更获店员送赠三条。她对自己只试戴胸围在试身室出出入入显得没有所谓:‘我只想试清楚尺码及款式。我不介意性感,不过不可以太暴露,露三点就一定不行,三点是要留给老公的,我怕嫁不出去呀!”

    左手用力的揉捏着绵软丰厚的,掌下的雪白轻轻的一捏就陷下五道印痕,任手掌感受着她滑腻细柔的肌肤所带来的舒爽与诱惑,同时在夏薇薇耳边轻轻的述说:“薇薇,你看电视里,那个女人的多大啊!像不像两个椰子?”

    “嗯……”

    身上欲火越烧越旺的薇薇,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睛,发现电视里的性感雷凯欣正在接受主持人的访问,而自己现在衣衫凌乱,浴袍大刺刺的敞开,外露的雪白身体上已经开始泛起的潮红。

    “凭35G导弹身材上位的雷凯欣,每次出现例必性感行头,一心想搏上位的她被力邀越洋拍,可惜效果差强人意,唯有淡出娱乐圈,虽然不做幕前,但依然继续行性感。曾靠脱上位的雷凯欣,日前拖男带女到浅水湾晒太阳,全程表现劲High,不时首弄姿,穿上黑色火辣比坚尼的她,戴上草帽和大花耳环,跟友人玩,刻意在镜头前乌身夹胸摆姿势,G奶差点跌出胸罩,场面有惊无险,难怪沙滩上的雄性动物大多对她行注目礼。”

    就在电视里无数的闪光灯在对着雷凯欣拍照的时候,李伟杰的手指也正好点上了胀大的,好像无数的照相机都在拍自己被他指一样。

    “啊啊啊……”

    异样的羞耻和兴奋瞬间贯穿了夏薇薇的全身,红肿的深处猛的抽动了几下,一股急流从中喷出,直射到伟杰的手上。

    身前的美人已经两腿发软,瘫在了自己怀里,白色的浴袍都已散落在地上。

    看着自己手掌上透明的,听着她又甜、又腻、又满足、又性感的娇啼,李伟杰满足的笑了起来,同时的昂扬早已高高的撑起。

    李伟杰再也忍不住了,用带着夏薇薇温热的手掌拉开裤头,亮出粗大的,上已经渗出透明的液体。

    这个夜晚,注定是春光无限的…… ( 都市奇缘 http://www.xcxs777.com/0/4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