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顾燕(一)

文 / 易天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伟杰和顾燕正准备离开,却被一名年轻女子拦住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cxs.org》《+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这个女人年纪大约二十五六,穿着高跟鞋的身高超过一米七五,双峰怒凸,纤腰如蛇,丰臀挺翘,露在外的小腿肚充满了弹,云发挽起,黛眉杏目,鼻梁挺直,唇形若樱桃一般,鹅蛋脸,淡淡的粉妆,一身得体的工作服将她衬托的既有少的成熟,又有少的俏丽,这个人显然处于人最动人的时期,李伟杰也不眼前一亮,心中暗赞。

    “先生您好,我叫曹蓁蓁,是超市的总经理。”

    这个女人站在李伟杰面前,微一躬身,道:“感谢您刚才伸出援手,不然我们超市一定会为此受到极大影响,真的非常感谢。”

    “没事,换了谁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袖手旁观啊!”

    曹蓁蓁的举止大方得体,显示出她的干练之处,李伟杰暗暗点头,笑道:“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还有事,您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走了。”

    “先生请稍等。”

    见李伟杰要走,曹蓁蓁再次侧身拦在他面前,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贵宾卡,诚恳的道:“先生,这张贵宾卡是我们超市的小小心意,以后先生在我们超市买东西,凭卡可以八折优惠,先生无论如何也要收下。”

    李伟杰也不客气,接过贵宾卡揣进兜里,道:“谢谢何经理,没事了吧!”

    “没事了,先生请慢走,多谢您的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李伟杰和顾燕走后,曹蓁蓁望着已经被迅速收拾好的生产现场,在超市工作人员敬畏的目光下,转身走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顾燕总是用无比崇拜的目光注视着他。

    李伟杰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低头看着顾燕,笑道:“怎么老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花啊!”

    说着,摸了摸脸。

    “伟杰哥哥,你真的厉害。”

    顾燕甜笑着摇头,她的笑容很美,人更美。光洁的额头,皮肤洁白如雪。如春山般的秀眉下是一双深邃而透着神秘光采的大眼,如雕塑精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带有充份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唇型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

    李伟杰得意洋洋道:“呵呵!我知道我很厉害,不然怎么能当你的老师。”

    顾燕认真地点点头道:“伟杰哥哥是最厉害的。”

    李伟杰笑道:“别看我了,走快点,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嗯。”

    顾燕乖巧地吱声应允。

    李伟杰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你是不是经期刚完?”

    “唔,伟杰哥哥,你怎么问人家这么羞人的事情……”

    顾燕顿时变成了大红脸,低着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开口说道:“我……我昨天刚完啦……”

    “呵呵,小燕子害羞了。伟杰哥哥也是关心你。刚才那阿姨(人们通常不好意思把官挂在嘴边,所以把自己的外部位,称为‘’)就不干净,我可是费了好半天功夫清理啊!女孩子对自己可要好一些哦!那里的卫生要多注意。”

    李伟杰点点头,道:“作为女孩子,你应当经常关怀自己的身体,包括外的健康。所以,不妨经常自查外阴。女性自查外阴的方法,概括起来有三个字,即‘望、闻、触’。可以用一面小镜子,放在外阴的下面,前后左右移动镜子照视,借助镜子的帮助,观察自己的外。另外,通过观察分泌物,如白带和经血的颜色、清浊、稀稠,也能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正常的白带是清白颜色的稀薄液体,正常经血是鲜红色或浅红色,有人还会有少许血块。还可以用鼻子嗅一下分泌物、经血或外散发出的气味。一般正常的气味是清淡的腥味、汗酸味或无味。如果出现了腥臭味、腐臭味或特殊的气味,就可能出现了问题。最后也可以先把手洗干净,用食指和中指两个指头的“指腹”(俗称“指肚”从“”部位开始,从上而下,顺序按触外阴,直至。正常触摸外阴的时候,感觉应是光滑、柔软。如果不要用力去按,也不会感到疼痛,当然,正常的情况下也不应当摸到有小的结节或肿块。反之,则可能有病。”

    “这些女孩子的事情,你,你……”

    顾燕红着脸点点头,表情很是扭捏,“伟杰哥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总不能说是经常逛黄色论坛看来的吧!李伟杰看着眼前拥有一张完美继承了妈成熟美妇顾玉梅无瑕美丽的脸孔,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樑、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此刻扎起了一条灵动的马尾辫,越发的衬托出少女的婀娜妩媚,愈发衬托出来娇挺浑圆的酥胸,纤细绵软的柳腰,几乎完全显露的修长玉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得如同皎月一般,直瞧得他差点魂不守舍,心里暗赞小燕子真是一位秀丽清雅的绝色玉女啊!

    直到顾燕被李伟杰灼热的目光瞧得不好意思低下头去,他才故作深沉,一脸风轻云淡道:“略懂略懂。”

    回到家,李伟杰径直走进厨房。

    顾燕关上门,换好拖鞋,走进厨房的时候,李伟杰正把买来的菜和食料分门别类的拿出来摆放。

    顾燕道:“哥哥,我来帮你。”

    李伟杰笑了笑,道:“好啊!这些菜你拿去放冰箱里,冰箱里的西红柿和芹菜拿过来,再拿五六个鸡蛋过来。”

    “嗯。”

    顾燕接过李伟杰递过来的袋子,走出厨房,不一会儿,把西红柿和芹菜以及六个鸡蛋陆续拿了过来。

    李伟杰把一些腐竹、木耳、银耳拿出来浸泡在盆里,然后拿着一根黄瓜洗了起来,洗完后,李伟杰笑着对顾燕道:“我知道小燕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过今天还是让我来好了?”

    顾燕俏脸微红地点点头。

    李伟杰洗了些米,坐在电饭锅里后,就开始切肉片,又打了个鸡蛋,随后把黄瓜切成片,又收拾了一下其它的菜,一切都准备好后,开始生火做饭。

    当一道道较为简单的苜蓿肉、炒腐竹、芹菜炒肉、芹菜丁、菠菜汤做好后,让顾燕一一端到饭桌上。

    米饭也熟了,顾燕自告奋勇的盛了两碗饭,李伟杰左手端着饭碗,右手拿着筷子,说道:“我们开动。”

    两人吃了饭,李伟杰把碗筷收拾了,厨房里的锅瓢也清理了。

    顾燕的房间布置的温馨怡人,芭比娃娃,香港第一美女李嘉欣的画像,电脑,音响,CD机,小妮子的生活真是时尚而浪漫。

    李伟杰伸手要去搂抱她,可是顾燕羞怯地躲闪着后退。

    “伟杰哥哥,人家有点害怕……”

    顾燕此时没有了班长的自信,没有了精灵古怪的刁蛮,恢复了少女应有的娇羞和胆怯,不仅激起了李伟杰的爱怜,更加激起了他强烈的占有。

    “燕子,不要害怕。”

    李伟杰轻舒猿臂,把顾燕的玉体搂入自己怀中,温柔亲吻上她的樱桃小口。

    两人的胸口都似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身体紧贴,互相缠绕,唇舌相接,尽情吸吮,如干渴的旅人遇上一眼清泉。

    两具滚烫的炽热的似要融成一锅钢水铁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世世再也分之不开。

    良久,唇分。

    他们依依不舍地分开,顾燕低声道:“你,你还没有洗澡呢!”

    又是洗澡!不过李伟杰想到顾燕这小妮子是第一次,当然不愿意逆她的意,而且刚才他又替孕妇接生了孩子,是该洗个澡的。

    “燕子,伟杰哥哥问你个问题,你每次洗那里都是用什么洗的啊?”

    李伟杰支起身来,心里坏笑,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破绽。

    “洗那里?伟杰哥哥,你说的是哪里啊?”

    小姑娘一脸疑惑,不明所以。

    “就是……”

    李伟杰坏坏一笑,伸手在顾燕双腿间轻轻一点,“这里喽!”

    “呀!”

    顾燕俏脸殷红如血,嗔道:“你真是坏死啦……”

    “好了,不说算了。不过我告诉你哦!”

    李伟杰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有些女士经常用洁尔阴、肤阴泰、肤阴洁、皮肤康等中药制剂清洗,认为中药最安全。中草药虽有清热解毒、消炎的作用.但中药制剂也属医生处方药,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应用,而且中草药保存期较短,容易变质发霉,使用后反而有害。还有的女士喜欢用高锰酸钾消毒剂,认为这样消毒洁阴更彻底。但是高锰酸钾如果使用时间较长,皮肤将变得干燥,容易引起皮肤痉痒。要是没有按标准稀释高锰酸钾,浓度超过1:5000或粉末没有完全溶解,一旦沾上外,会腐蚀娇嫩的皮肤和黏膜;有些人喜欢用肥皂清洗外,认为肥皂有较好的洁净作用。肥皂(包括香皂)是碱性的,对皮肤有刺激性,去皮脂后皮肤干燥,反而会引起皮肤刺痒;还有一些时髦女人喜欢用休浴露,认为沫浴露的清洗作用温和。其实,沫浴露是化学制剂,刺激皮肤黏膜后,容易引起过敏性或接触性皮炎。”

    “人家知道啦!”

    顾燕粉拳打了李伟杰一下,美眸羞意荡漾,“这些妈妈都有教……”

    “呵呵,燕子有个好妈妈。等我一下,很快就好。”

    李伟杰在顾燕脸颊上亲了一下,笑着起身走进卫生间。

    躺在卫生间的浴缸里,李伟杰感觉精神为之一振,掏出手机先给马凯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车自己再开一段时间,然后就顺手连接网络,开始看新闻。

    别啊!李伟杰摇头苦笑,明星就是喜欢搞这些名堂,老公不给力你可以找我啊!保证怀上,上次没去香港而是去的台湾,不然说不定也能帮陈慧琳节约一大笔人工受孕的费用,自己可是纯天然免费的。

    李伟杰看着兽兽,想着那天自己拍摄的照片还存在手里,顺手就给马凯发了过去。

    第一条短信马凯回的超慢,可是第二条短信刚刚发送,那边立刻回复:“有机会,我们兄弟俩一起。”

    【21日中午12点,“凤姐”(罗玉凤)在微博爆出惊人言论:“我要和陈冠希结婚”短短8个字瞬间引来网友争相留言。截至发稿,该微博被转发上万次,有5000多位网友发表评论,可谓骂声一片。更有网友不客气的说:“陈冠希已经给你吓死了!”

    也有网友调侃:“他带照相机,你带摄像机。”】李伟杰摇头苦笑,陈冠希虽然几年前闹出艳照门几乎是人人喊打逃命似地离开娱乐圈,可是也不应该沦落到被凤姐调侃,成为她博取眼球工具的地步啊!再怎么说,冠希哥也让大众欣赏到了张柏芝、阿sa等等女星原来根本不可能被看见的私密。

    断开网络连接,李伟杰正准备从浴缸里起身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身体缩了回去,双手十指起飞,“噼里啪啦”超快点击触屏。

    “嘟嘟嘟……”

    短信息的提示音接连响起。

    难道是有一群人同时发给自己?顾燕伸手拿起手机,点开信息,发现短信竟然是李伟杰发来的。

    “燕子,女孩子护理可是有两个误区哦!误区一,洗的越勤越好。皮肤有、便残液存留,所以需要经常清洁去污,但并不是洗得越勤越好。过度的清洁会破坏皮肤表面上保护膜,从而使其变得干燥不适,乃至瘙痒。并非是无菌的,而是存在着许多种类不同的细菌,正常情况下,中各类细菌相互制约又共同生存,成为正常菌群,不会引起疾病。但当身体的抵抗力因患病而下降时,或长期使用抗菌素导致菌群失调,则会诱发一系列妇科炎症。每晚清洗外非常重要,用清水或用洗液,一般看各人的喜好,但无论用什么清洗,保持局部的清洗和干燥最重要。”

    “误区二,冲洗更干净。这是一个观念上的错误,因为我们从母辈那儿就接受了一种错误的传统观念:认为是肮脏的,避讳提及,要冲洗和除臭。其实乱用洗液对冲洗的程度越高,发生细菌性炎的风险就越高,比一般女性感染的风险高出40%。正常情况下健康妇女内存在着正常菌群,主要起作用的是乳酸杆菌,是有益菌,保持PH值在38-45,这种弱酸环境能防止有害菌的生长,这就是的自洁能力,如果有益菌被杀死,就等于破坏了自洁作用。如果乱用药经常冲洗,有益菌、有害菌都会杀死,破坏弱酸环境,也会导致妇科炎症。女性冲洗液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专门医治某种外阴炎的特定冲洗液,如治疗滴虫性炎的硼酸洗液;另一种则是普通保健用的外阴冲洗液,并不能治疗真正的炎症。绝大多数妇科医生认为,特定的炎症应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特定的冲洗液。错误使用冲洗液,不仅不能治疗炎症、改善症状,还有可能加重病情、延误治疗或使疾病变得复杂而迁延不愈。如果没有真正的炎症,每日用清水洗就足够了,否则打乱内部正常的酸碱度,反而容易引起微生物的感染。且富有血管,不正确地使用冲洗器可能会损伤粘膜而引起出血。再有,任何冲洗液本身都有可能造成外阴的过敏性炎症,从而导致一些没必要的烦恼。特殊情况可使用保健性的外阴冲洗液(如出差无淋浴条件时、月经前分泌物多而引起不适时、不洁性行为前后等等)如果怀疑自己患有外阴炎,不要自己乱用冲洗液或其他药物,应在医生建议下正确地使用。”

    顾燕红着俏脸把那条被电信公司自动分成5条发过来的短信看完,嗯嘤一声,把手机远远扔在床边,差点就掉在地上去了。

    浴室里,李伟杰把手机放好,动作迅速地冲干净了身上的沐浴沫,回到顾燕的卧室。

    李伟杰走到床边,注视着躺着床上的美丽少女,她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无力的弯曲着放在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

    他发现,趁着自己刚才洗澡的时间,顾燕换了一条淡蓝色吊带睡裙,睡裙的下缘只遮到小腿的中段,露出一截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下面是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令站在旁边的李伟杰欲火焚身。

    李伟杰不停的用目光触摸顾燕身体的每一个部份,完美的曲线和洁白的肌肤令他心跳加速。

    他慢慢地蹲子,仔细地端佯装睡着的小妮子,1米65的身材,浑身上下拥有青春少女的独特气质,清秀的俏脸,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香嫩的红唇。全身的肌肤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奶白色,没有一丝的瑕疵,双臂细腻洁白,均匀而柔和,像两段美玉雕刻一样;双腿修长苗条,娇嫩欲滴,十只可爱的足趾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像十条蚕宝宝;尽管深藏在内衣之下,胸前的形状应该是半球形的,虽然不是十分硕大,但是也颇为可观。

    随着呼吸的节律,顾燕胸前秀挺缓缓地上下起伏;身上的一袭薄纱吊带睡裙的质地,有一种半透视的效果,虽然经过双膊层的裁剪,胸前和下腹部还做了专门的重处理,可是在很近的距离里,明亮的灯光照射下依稀还能看到内衣的轮廓,浅宽的圆领和短短的衣袖衬托着光滑柔美的双肩,合身贴服的裙子毫无保留的展示着主人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的臀部。

    李伟杰判断出这件淡蓝色吊带睡裙应该是妈顾玉梅,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了,现在邻家有女初长成的小燕子穿起来正合适。

    他抓住顾燕吊带睡裙背后的腰带,那里是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他抓住腰带的一端一扯,蝴蝶结松开了,两条腰带轻飘飘落在她身体两侧,裙子松开了。

    李伟杰又把手伸向吊带裙的拉练,随着“哧”的声音,拉练从背部拉开一直到腰部,吊带裙自动向两边分开,顾燕背部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

    顾燕俏脸绯红,美眸紧闭,掩耳盗铃,不愿睁眼。

    李伟杰将两条细细的吊带从她的肩上顺着光滑的手臂往下拉,直到越过手掌,裙子随即被褪到了腰部,于是顾燕的上身只剩下一件无肩带式前扣行的白色纯棉胸罩。

    顾燕的胸罩是四份三罩杯的,边缘缀了,透过胸罩的内侧能看见她隐藏在下双乳的圆弧和隐约可见的。

    李伟杰想象着顾燕奶罩下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雪乳,那香峰的线条一定格外的柔和,肤色格外的洁白,光滑细嫩的肌肤一定闪动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想必微微的向上乔翘起,那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必然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

    他把顾燕的裙子被慢慢的往上掀起,她那修长的两腿渐渐裸露出来。

    顾燕洁匀称光洁的双腿就在李伟杰面前,肌肤是那么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緻而优美,犹如象牙雕就一般,这是令男人疯狂的玉腿,这诱人的双腿,光洁莹白,温暖柔软而有弹性,没有一丝的赘肉,完好的保持着双腿的结实,柔软和光泽。

    顾燕的裙子被掀到,露出了白色的高衩三角裤是如此的通透,根本无法完全挡住顾燕微微隆起的和黑亮的。

    她两条雪亮的大腿已经打开,她神圣不可侵犯的地只有阻挡着,如果剥下她的,顾燕的伊甸园将完全暴露出来。

    李伟杰想像着顾燕下的风光,那神秘三角洲以及雪白的隐藏着的一定是呈现鲜嫩的粉红色。圆浑的下,是她的黑色树林,如果再伸出一只手指去拨一下那微曲的,一定很轻、很柔软。她的黑色树林的下面肯定是那丰美幽深的峡谷入口,两片淡红色的娇嫩而丰满的肉质贝壳,一定像一道玉门紧闭着,这就是顾燕的大。如果伸出手指撑开玉门,里面一定还有一道小门,门内一定若隐若现的——顾燕的口了。

    在想像顾燕下的风光中的李伟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当李伟杰剥掉顾燕的时,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羞涩,睁开水灵灵的眼睛,娇喘吁吁地呢喃道:“伟杰哥哥,我怕……”

    “你真的那么害怕吗?那我们就放弃吧!”

    李伟杰声音充满怜爱,不过他说出那毫无诚意和心不甘情不愿,只能骗骗小孩子的话连自己都鄙视自己。

    “不要嘛!人家要成为你的女人,人家也要你成为人家的男人。”

    顾燕紧紧搂抱住李伟杰的虎背熊腰,声音温柔地呢喃道:“伟杰哥哥,你温柔一点啊!”

    李伟杰伸出双手解开了顾燕的胸罩,不知道为什么,那双有力的手在这时竟然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他摸上顾燕的酥胸,快乐的电波一次次击中李伟杰的脑海,顾燕雪白圣洁的胸乳此时就握在他手中。

    顾燕的酥胸充满质感,滑腻如酥,李伟杰双唇吻上酥胸,觉得她的小就像一块永远吃不完的甜酪,让人爱不释嘴。

    雪白的在李伟杰的蹂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红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起来。

    受此刺激,李伟杰加快动作,几下就顾燕让上身变成不设防的城市。

    李伟杰埋下了头,舌尖犹似带着火一般,在顾燕的里头来回游动着,偏偏他好似要将前戏做足(这是为了顾燕好)不然他的巨炮怎么进得去?

    他放过顾燕胸前一对敏感娇美的香峰,只是专心地着她的。

    顾燕的敏感处就近在咫尺,蓓蕾娇媚地挺了出来,李伟杰罩住了她的香峰,舌尖甜美而火辣地刮在饱挺的蓓蕾上,在她敏感的蓓蕾上轻轻吮咬,舌头更是爱怜地舐弄着她敏感的;手掌力道十足地在她分开的高挺圆臀上猛揉重捏,粗糙的手指头还不时勾弄着顾燕的菊花,将那儿逗弄得更加柔软,嘴唇更是火辣辣地在顾燕的耳后、香肩及颊上,落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热吻。

    顾燕的被李伟杰脱下来,他的手按在她娇嫩的神秘地带上发掘着深谷埋藏着的宝藏。

    两性身体最敏感的区域同时在李伟杰的魔掌下颤抖着,顾燕不由得紧咬银牙,剧烈的喘息起来。

    李伟杰将顾燕这足以令所有正常男人痴狂的少女乳乳握在手中,那种坚挺而酥软的感觉象电流一样通过掌心传到大脑。

    顾燕那两座初具规模的波涛虽然没有妈顾玉梅的那般汹涌,但是少女雪白秀挺的羞涩地挺立在明亮的灯光下,还是让人食指大动。

    李伟杰用力将顾燕的双乳挤向中间,形成了一条不浅的,他的手指就在其中穿插。

    他用嘴含住了顾燕一侧的,舌头拨弄着粉红色的,牙齿轻轻的啮咬着小而精巧的。

    “啊……”

    娇嫩异常的被袭,顾燕只觉得浑身如同触电,忍不住长长的大叫了一声。

    李伟杰然后一手紧握着她玉桃似的,挑逗着那颗娇俏的粉色樱桃。

    他感到手中峰的无比弹性,且一手完全能够把玩,尽在掌中。

    李伟杰不时用两根手指夹住雪白顶端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一阵揉搓。

    “嗯……”

    顾燕不由得全身颤抖着,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床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彷彿吹弹得破,胸前两座鼓圆的峰硬挺高怂,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香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喘息羞恼着时,顾燕浑身颤抖,酥胸,起伏不定,玉腿纤臂,抖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李伟杰的脸摩着顾燕的大腿内侧,同时伸出舌头舔吸着她两边细腻洁白的肌肤,扶着她的纤细柔软的腰部,慢慢接近了顾燕的桃源,目不转睛地盯这她的两腿之间,那从未暴露在任何男人面前的神秘三角洲。

    在雪白的的是那么的鲜嫩、粉红,圆浑的下延续着三角形的黑色森林,李伟杰伸出手指拨了一下她微曲的,很轻很柔软,顾燕黑色森林的下面是那丰美幽深的峡谷入口,两片淡红色的娇嫩而丰满的肉质贝壳,像一道玉门紧闭着,那一定是大,门内若隐若现的就是她的口了。

    李伟杰一口吻住她的玉门,觉得鲜嫩无比,顾燕浑身散发着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丝丝地进了他的鼻孔,撩拨着他那阳刚盛旺的心弦。

    顾燕的双乳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顶两颗浅褐色的红润透亮。两座之间一道深深的峡谷,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顾燕的肌肤白光闪亮,粉红的,蓬门洞开,蜂珠激张,顾燕的乌黑,卷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高悬在花瓣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高挑,一双玉腿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

    顾燕见自己从未暴露过的神秘三角洲暴露李伟杰眼前,不由得全身颤抖起来,这时李伟杰惊喜的发现,他饮水时,好几粒晶莹的水珠不小心落在他那片毛茸茸的草地上,被清洗后更显得乌黑发亮,柔顺的贴在了股间。两片月芽形的花瓣含苞欲放,紧密的闭合着,小小的则在一缩一缩的抽动。

    李伟杰剥开她的草丛,一窥迷人的神秘之境,她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然后李伟杰右手沿着顾燕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李伟杰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仔细搜索着顾燕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摸着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她玲珑细小的两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

    顾燕身上浓郁的处子体香,连同两座娇挺浑圆的玉女峰,晃动着惊心动魄的娇媚和诱惑,扑向李伟杰饥渴的感官。

    少女冰凉的白色肌体是一块还没有解冻的大地,冰雪覆盖之下还沉睡着休眠的万物原种。

    李伟杰灼热的唇舌是融化冰雪的太阳,他勤劳娴熟的手指则是开垦原野的犁耙。

    阳光普照,犁耙耕耘,顾燕柔软的玉体在颤抖、在起伏,在苏醒、在萌发、在盛开。

    晶莹的汗珠带着烛光的快乐和羞涩,在滑腻的身上摇摆、流淌、滚动,那是融化的雪水,孵化的动力。

    春天已经降临,肥沃的原野上百花齐放,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李伟杰变成了一只在花丛中自由飞翔的蜜蜂,忙碌地在顾燕鲜嫩的处子玉体上采集甘甜的花蜜。

    他亲吻着顾燕的樱唇,禄山之爪抚摸揉捏着她的酥胸,上下其手,揉搓得顾燕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在她羞答答娇滴滴的美目关注下,李伟杰的双腿她腿中间,两膝微微用力。

    顾燕“呀”的一声娇呼,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顾燕已经被压制成从正面的姿势,她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

    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李伟杰的用力顾燕紧闭的双腿之间。

    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顾燕鲜明地感受到李伟杰的坚挺和粗大。

    顾燕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的,彷彿要被烫化了一样。

    一阵阵痛苦的感觉,从她的下腹扩散开来。

    李伟杰的直接顶压在顾燕已成开放之势的上,粗大灼热的撩拨着顾燕纯洁的。

    李伟杰将另一只手伸到顾燕頄美微翘的臀后,用力将她压向他的,如此紧密的接触,他亢奋起来,李伟杰静默着强烈的磨擦着。

    顾燕那两条美腿与他的大腿纠缠夹磨着,李伟杰的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低吼一声,挺身进入了她。

    在她娇羞颤抖的呻吟声中,李伟杰毅然挺进突破了顾燕最后的防线,将少女变成了女人。

    温柔的探索很快转换成大力的拉动,然后是猛烈的。

    顾燕初经破身,疼痛很快过去,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在李伟杰的猛烈挞伐撞击之下,第一次就被送上了的巅峰。 ( 都市奇缘 http://www.xcxs777.com/0/4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