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痴女九真

文 / 极品南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绝心一路疾走,果然在小路的尽头——一处断崖看见了朱九真,只见她瘫坐在地上放声痛哭,哭声中隐隐流露出一丝绝望,不住耸动的背影显得那么的落寞孤独,看的绝姓浪子怜意大起,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那具娇小玲珑的身躯搂在怀里,好好怜惜一番。

    绝心知道朱九真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伤心欲绝的事情,要不然依着她的性子,绝对不会跑到这样一个僻静之处伤心痛哭。但她为什么这般伤心绝望,绝心却是想不明白,不久前她还因为听到父亲没死的消息而高兴不已,怎么就在自己洗澡的这么一小会儿时间里,她的情绪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在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一个坚强的女孩如此的伤心绝望。

    绝心就这么一直遥遥看着哀婉哭泣的朱九真,想等她情绪稍稍稳定的时候再找她谈话。哪曾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而且看她哭声依旧,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绝心苦笑一声,暗道:“好家伙,难怪很少有男人能挡得住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三绝招了,单看这‘一哭’,就是这样的没完没了,让人难以忍受了,‘二闹三上吊’怕是更加的惊天地泣鬼神了。”

    太阳已经渐渐西陲,朱九真已经哭了三个小时不止了,绝心心中暗暗焦急,在这样下去,他恐怕得背着朱九真下山了。虽然这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尤其是像他这种以猎尽天下美女为己任的色狼,更是天天巴望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这种心情,他还指望朱九真解答他心中的疑惑呢。

    绝对不能让她再哭下去了,打定这个主意,绝心故意弄出声响,做出一副刚刚到来的样子,朝朱九真走去。

    果然,朱九真见有人到来,忙不迭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过头强颜欢笑看向迎面而来的不速之客。只是她脸上泪痕犹在,心中又是凄苦万分,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倒像是哭。

    绝心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性格高傲,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凄凉软弱的一面,也不说破,只是脸带微笑地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原来小姐在这里,倒是让我一通好找。”

    朱九真原以为绝心看到自己这般模样,一定会先开口问她伤心哭泣的原因,她心中也已经做好了回答的准备。却没想到绝心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么一句最普通的开场白,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绝心见朱九真愣愣地站在那里不出声,还道她心中悲伤过度,情绪低落,不想说话,忍不住小心翼翼开口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朱九真心中正暗暗感激绝心体谅她的心情,没有点破她的掩耳盗铃,使她难堪。这时听到绝心再次说话,慌乱答道:“没……没什么,我心情烦闷,出来透透气。”

    绝心故作恍然道:“这样啊,我说我洗完澡后怎么就没再看见你,原来你到这里排遣心中闷气来了。”他游目四顾,看了一下周围的景色,道:“嗯,这里的风景果然不错,倒是挺适合散心的。”

    朱九真当然知道绝心知道她在撒谎,她也知道绝心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让她的心情好受一些,心中不由地再次说了声“谢谢”。只是她今天看见的事情带给她的伤害实在太深了,根本就是不是绝心三言两语的关心和理解就能有所缓和的。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再悲伤,强颜笑道:“是啊,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呆上小半天。倒是公子你怎么会到这里的,可是小凤那丫头有什么地方招呼不周?要是这样的话,九真在这里替她给公子赔不是了,还望公子大人大量,不要怪罪才好。”

    绝心连连摇手道:“不不不,小姐说的太严重了,小凤她招呼的很好,是我初到山庄,人生地不熟,本来想找小姐说说话,却是不知道小姐在哪里,问小凤,她又不说,百般无聊之下,便想到后山来逛逛,看看风景,没想到却碰到了小姐,还真是应了一句话。”

    朱九真红肿的眼睛摇摇望向远方,漫不经心问道:“什么话?”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绝心本来想说的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但又怕这句话太过露骨,害怕人家姑娘家接受不了,就临时改了口。在他想来,这句话既可以表达他的意思,又不至于让朱九真觉得自己是个轻浮之人。

    朱九真却是好像没明白绝心话中的意思,眼神怔怔地看着远方,嘴里喃喃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多好的诗啊,我和他之间,不正是千里姻缘吗?”

    朱九真的奇怪反应大出绝心意料之外,既不是拒绝,也不是接受。这倒是让他有些疑惑不解了。来这里之前,绝心一直以为朱九真爱慕的是卫璧,可是在这短短半天的时间里,他便彻底否定了这个想法,从朱九真对卫璧的态度来看,她不但不喜欢卫璧,反而隐隐有一丝怨恨。但他又从小凤的话中猜出朱九真以前是喜欢卫璧的,不然她不会说“小姐是属于表少爷的”这样的话的。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朱九真对卫璧的感情由爱转为恨,绝心一直没能弄明白,现在看来,应该和朱九真口中的“他”有关,只是这个“他”是谁,他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这或许又是一个原书中没有出现的人物吧。他来这里本来是找朱九真解决心中疑惑的,却不曾想心中的疑团更多了。

    两人各怀心思,一时之间,悬崖之上安静异常,只有寒风吹动衣摆的猎猎声响。

    最终,却还是朱九真先从思绪中醒过来,开口问了一句让绝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绝公子,我可以信任你吗?”

    绝心想了想,也是没有直接回答朱九真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小姐觉得我可信吗?”他见朱九真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样子,又说道:“如果小姐已经认定我不是可信之人,那我便是说自己是可信之人小姐也不会认为我是可信之人,如果小姐认为我是可信之人,那即便我什么都不说小姐也会认为我是可信之人。其实我究竟值不值得相信,小姐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又何须我赘言呢?”

    绝心这番话说得像是绕口令,但总算不是很难懂,朱九真微微一想便明白了,眉宇之间的悲苦之色稍稍缓解一些,道:“是啊,我既然已经认定公子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又何必多此一问呢?只是在这个世界上,你觉得可信的人未必就不会欺骗你,你觉得不可信的人有时候却往往是真这关心你的人。”

    绝心捡起一块石头,使劲儿扔了出去,道:“小姐的这番话,定然是意有所指,如果小姐不介意的话,不妨讲与我听,也不必把我当成什么可信之人,只当是对一个陌生人诉说往事。”他心中有太多的疑团需要揭开,只是朱九真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戒心竟是如此之重,刚说他是可信之人,马上又说可信之人有时候也不可信,这不还是信不过他吗?无计可施之下,他也只能这么说了,如果朱九真还是不愿说给他听,他也只有掉头走人了。

    朱九真望了绝心意味深长地看了绝心一眼,道:“公子愿意替九真分担痛苦,九真感谢还来不及,又岂会介意。”他眼神迷离地望了一样深不见底的峡谷,不疾不徐地开始讲述她从来没有对人说过的亲历故事。

    “我以前其实很坏,用周围农夫的话说,那就是‘貌美如花心如蛇蝎’,因为我经常带着我圈养的獒犬去咬他们,那些獒犬好凶猛的,可是它们却很听我的话,我叫它们咬谁他们就咬谁,甚至是爹爹,它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我很喜欢它们,因为喜欢,我还给它们起了名字,什么‘左将军’‘右元帅’,可有意思了,可是后来它们都被爹爹打死了,因为爹爹要博取他的信任。为了博得他的信任,好让他主动带着爹爹和武伯父他们去找金毛狮王谢逊。爹爹想尽了办法,甚至还利用他喜欢我这一点,让我却接近他,假装喜欢他,我那时候喜欢的是表哥,一点都不喜欢他,可是为了爹爹的计划,我还是违心的假装对他好。”

    说到这里,朱九真突然停了下来,眼睛怔怔地望着远方,脸上的表情异常的温柔,似乎在回忆什么让他感到无比温馨的事情。

    这一刻,绝心也终于明白,朱九真口中的“他”竟然是张无忌,接下来的故事,他已经没有必要在听下去了。朱九真假戏真做,竟然在和张无忌的接触过程中,被张无忌的真情所感,慢慢喜欢上了这个比她小几岁的憨厚男孩子。可是造化弄人,张无忌竟然在无意之中知道了他们的阴谋,慌乱逃跑之中,摔下了山崖。朱长龄心系谢逊的下落,自是不能让张无忌就此死去,他武功极高,关键时刻果然成功抓住了张无忌,奈何脚下积雪太滑,竟是没能站稳脚跟,被张无忌带着一起掉下了山崖。

    朱九真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心中的悲苦可想而知。朱长龄虽是整个事件的主谋者,却已经自食其果,况且又是她最敬重的爹爹,自然不能过分怪罪。她心中的恨自然而然转到了其他参与者人的身上,武烈、卫璧、武青婴,一个是她的长辈,一个是她曾经的爱人,一个是她闺中的好姐妹,一下子全成了杀害她情郎的间接凶手,她心中悲苦的同时,又有一颗仇恨的种子慢慢滋长。因为不可能实际的报复行动,她心中的积怨越来越深,她有没有朋友让她倾诉,心中的复杂矛盾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心力,几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憔悴成现在这副孱弱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往日带着一群獒犬到处咬人时的骄横霸道。

    朱九真从甜蜜的往事中回过神来,继续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他就是张无忌,我心中永远的小情郎。你或许要问,我明明喜欢的是表哥,怎么突然有喜欢上一个比我小好几岁,各方面都远远不如表哥的张无忌呢?其实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这一段日子里,我一方面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对我的爱慕,一方面又是迷茫无措,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渐渐不再排斥和他在一起,后来甚至是哪一天我要是没有和他一起,便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做一样,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想起表哥的次数越来越来少。我害怕这种感觉,因为我觉得我喜欢的是英俊潇洒武功高强的表哥,而不是什么也不会只知道逗我开心的他。直到他和爹爹摔下山崖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其实我的心早就被他的真情和憨直打动了,表哥只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梦而已。我真的好想当面对他说我喜欢他,我爱他,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我真的好恨我自己,要是我早点告诉他我的心,也许他就不会死了,爹爹也不会遭受这般折磨了。”说完这些话,她早已经泪流满面。

    这样的故事,绝心在言情小说中看了不知有多少,却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触动心灵过,一个原本在他心中毫无形象可言的刁蛮女孩,内心竟然隐藏着如此丰富的情感。也直到这一刻,他才完全放弃染指朱九真的想法,这样的女孩,应该有一个男人全心全意地去疼她爱她,而这些,却恰恰是他给不了的。

    “也许,张无忌并没有死。”这本是绝心来到这里后为数不多的几句真话之一,听在朱九真的耳中,却是成了他的安慰之言。

    “谢谢你,绝公子,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我心里好受许多了。无忌已经死了,虽然我一直自欺欺人认为他没有死,但是是终究是事实,我们无力去改变什么,我也不会奢望他如爹爹那样奇迹般地没有死,而是被人关了起来,逼问谢逊和屠龙刀的下落。我只是希望他能在另一个世界快快乐乐地活着,不要再遇到像我这样的坏女人。”她说着说着,眼中的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她哭了那么久,眼中还能有眼泪涌出,显然心中悲伤之极。

    绝心心中暗暗苦笑,假话相信的一塌糊涂,真话反倒是不信了。他心中对朱九真已然好感倍增,虽然不能告诉她自己以前的话全是假话,但帮她建立一点希望还是可以的。

    清了清嗓子,脸上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沉声道:“张无忌真的有可能没有死。”等到朱九真不再认为他只是安慰之言,开始认真地听他说话,他才又开口道:“小姐可以仔细想想,当日你们下到峡谷的时候,你爹爹和张无忌都已经不见踪影。你爹爹现在已经知道了,在和何太冲手里,可是张无忌呢,他又去哪儿了,若是他真的摔死了,那他的尸体呢,何太冲的那个内奸在带走你爹爹的时候,不会良心发现掩埋了张无忌的尸体吧,再说他似乎也没那个时间。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在你们下到谷底之前,有另外一个人出现,带走了张无忌,除了张无忌的亲人和朋友,不会有人对他的尸体感兴趣,所以我敢肯定,那个时候的张无忌一定还活着,只有活着的张无忌才对那些对屠龙刀有觊觎之心的贪心之辈有用。至于他现在是否还活着,那就要看他顶不顶得住那些人的严刑逼供了,只要他倚天一天不说出谢逊的下落,便一天不会有性命的危险。”

    “他一定不会说的。”朱九真肯定地说,“他曾经跟我说过,就是死,他也不会说出他义父的下落。他是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就像我以前骗他说一个男孩子要是喜欢一个女孩子的话,只要折叠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千纸鹤送给女孩子,女孩子就会答应他所有的事情,他果真用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叠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千纸鹤送给我,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当时脸上的那种执着。”

    绝心点了点头,道:“如果他真的是你所说的这样一个信念执着的有情有义的人,那么我基本上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一定还活着。”

    朱九真低头想了想,突然抬头道:“我决定了,我明天就出去找他,不管用多长时间,找多少地方,受多少苦,我都一定要找到他,求得他的原谅,然后亲口告诉他,我爱他。”

    绝心惊讶道:“明天就走?你难道不救你父亲了?”他倒没想到朱九真竟然是这样急性子的一个人,刚刚听说情郎有可能还活着,便马上就要动身去找便是营救父亲这样的大事也能放弃不管,真不知道该说她有情呢,还是说她不孝。

    听到就父亲,朱九真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但是很快又道:“爹爹的性命自然有人会救,他们是绝对不会让爹爹有事的。”至于“他们”是谁,她却是没有说明。

    眼见朱九真下定了决心要出去找张无忌,绝心心中不禁暗暗焦急,可他又不能明说,说张无忌其实并没有被人捉去,而是就在我们脚下的几十丈处,修炼一种绝顶神功。可是他转眼又一想,张无忌对朱九真误会太深,便是再次相逢,也不见得就会原谅她,还不如让她出去乱找一气,也好让江湖上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痴情女子为了找情郎吃了多大的苦受了多大的罪。张无忌出去后听到这些事情,定然会明白朱九真对自己的情意,就算不会立刻原谅朱九真,也一定可以让两人之间的情感之路少许多曲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卫璧一直对朱九真念念不忘,要是让她留在红叶山庄,指不定哪天就被那个小白脸霸王硬上弓了。

    想通了这些,绝心也就不再阻止朱九真外出寻找情郎的计划,只是嘱咐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你出了红叶山庄,便是正是踏入江湖了,江湖人心险,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更是寸步难行,你千万不要见谁信谁,该提防的提防,该耍手段的耍手段,拿出你以前放狗咬人的狠劲儿,只有这样,你才能在这诡诈多变的江湖中生存。千万要记住一句话: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朱九真感激地使劲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绝大哥。等我找到无忌的时候,一定跟他说,我能和他再次相逢,全拜一个叫绝心的人所赐。”不只不觉中,绝公子成了绝大哥,看来她的心中已经对绝心全无防备之心了。

    绝心心中暗道:“谢我?免了吧,只要你以后知道真相后不骂我,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当然这只是心中所想,嘴上却是另有言表:“没什么,你我一见如故,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更何况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只是帮你分析了一下而已,以你的智慧,若不是悲伤过度乱了思维,早就应该想到这些了。”

    朱九真真诚道:“不管怎么说,绝大哥对九真的关怀,九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绝心抬头看了看已经开始慢慢变暗的天空,道:“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朱九真也抬头看了看天,道:“是啊,不只不觉中天已经这么晚了,是该回去了。绝大哥,明天我们就要分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临走之前我劝绝大哥一句,尽早离开红叶山庄,不要再插手山庄中的事了,至于爹爹的性命,你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我知道,有人比我还要着紧爹爹的性命,他们是绝对不会让爹爹出事的。”

    绝心有一次听到朱九真说道到“他们”却始终不肯指明是谁,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是谁?” ( 花满倚天 http://www.xcxs777.com/6/61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