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再起争执

文 / 极品南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绝心最终没能从朱九真的口中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他也实在想不出有谁会比亲身女儿还要紧张父亲的生命安危。怀着这个疑问,回到山庄后,绝心老早就睡了觉,昨天晚上在山洞中又冷又饿,也没睡几个小时,现在在这么舒适的环境中,登时睡得像猪一样,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绝心依旧抱着枕头呼呼大睡,丝毫没有起床的觉悟。只是他想睡,有人却偏偏不让他如愿。就在他和周公女儿亲密无间地交谈**经验的时候,房门被人砰的一声一脚踢开。

    美梦被打断,绝心登时大怒,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也不看清来人是谁,开口便骂:“谁他妈的这么不懂规矩,一大清早扰人清梦。”骂出口后,他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待看清楚来人是一脸怒气冲冲的卫璧时,便又不客气地讥讽了两句:“我道是谁这么不懂礼数,原来是武功高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卫公子啊。只是卫公子,难道你爹妈没有教你进入别人的房间之前应该先敲门吗?没有礼貌的东西。”他本来就看卫璧不爽,现在心中又气恼他搅自己的好梦,说话全然没有了昨天的顾忌。

    听到绝心讥讽谩骂,卫璧脸上怒气更盛,脚下不见使力,人已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轻飘飘移到了床边,一把抓住绝心的衣领,怒道:“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就会杀了你。”

    绝心手无缚鸡之力,在卫璧这个当世有数的绝顶高手面前,犹如一个刚会走路的婴童,全无半分抵抗之力,要不是他知道沈孤晴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死,便是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卫璧这样的大高手面前狐假虎威。

    伸手掰了掰卫璧的手,却是纹丝不动,就绝心又火上浇油般嬉皮笑脸道:“看不出来啊,卫公子原来有龙阳之好,厉害厉害,不过我可是良家妇男,不好那调调,你要是实在寂寞无聊的话,山庄里这么多男人,一定有和卫公子志同道合之人,卫公子尽可以去找这些人。我是——哎呦。”却是卫璧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扔下了床,温热的身体和冰凉的地面来了个突然的亲吻。

    看到绝心狼狈的样子,卫璧总算是出了口恶气,若不是卫氏一再交代暂时不要动绝心,他早就“一剑出手,绝心授首”,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胆敢跟他作对的无名小子给结果了,哪还用得着现在受这小子的奚落谩骂。

    绝心受此奇耻大辱,脑门登时怒火冲天,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开口破骂,却听到卫氏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璧儿,你怎么能这么对待绝公子呢,绝公子怎么说也是红叶山庄的恩人,你这么做,便是告诉别人我们红叶山庄是恩将仇报的卑鄙小人,你让红叶山庄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怒斥完卫璧,她紧走两步,走到绝心面前,歉意道:“绝公子,真是对不住了,璧儿脾气暴躁,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这个做姑姑的在这里替他给你赔不是了,还希望绝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卫氏说得这般诚恳,绝心也不好再和卫璧纠缠不清,再说以他现在的力量,真要和卫璧闹得不可收拾,吃亏的也恐怕是他自己。想清楚这些,绝心也只能将卫璧的这一摔之仇记在心里,等以后再找机会十倍讨回来。恨恨地瞪了一眼脸上满是得意之色的卫璧,冷嘲热讽道:“夫人哪里话,是我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卫公子,卫公子才会教训与我,应该是我向卫公子道歉才是。”他嘴上说是自己不对在先,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愧色,这一点倒是和卫璧一般的厚脸皮。

    卫氏也知道绝心心中恶气难平,有意让卫璧做做样子给他道个歉,心中又万分舍不得。她对卫璧迷恋之极,自是不愿看到情郎受委屈,但是绝心现在又实在不宜得罪,在救朱长龄一事上,恐怕还得借他大力,心中矛盾异常的她,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该怎么抚慰两个都处在暴怒边缘的男人。

    倒是卫璧听到绝心阴阳怪气的声音,心中的怒气勃然爆发,冷哼道:“绝心,你不要以为你传来了姑父的讯息,红叶山庄便要像菩萨一样供着你。姑姑感念你的恩德,待你如上宾,那是她修养高尚,不愿落人话柄,我却没有必要与你客气。你若是敢在山庄中胡作非为,我便是拼着背上一个忘恩负义的恶名,也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他这些话说的时候脸上表情甚是狠厉,卫氏竟是不敢出声阻拦。

    绝心倒是给卫璧突然发出的气势吓了一跳,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醒悟过来后,马上以更大的怒气,更大的声音反驳了回去:“你神经病啊,老子睡得好好的,是你他妈的一大早无缘无故跑来踹我的房门,现在还恶人先告状。妈的,老子不干了,你不是武功高强吗?你不是有能耐吗?你去救朱长龄啊,你要是能救出朱长龄,你就是让老子给你舔脚趾头都行。”说完拿过床边的衣服就开始往身上穿,一边穿嘴里一边又嘟囔了一句:“什么玩意儿。”

    朱九真今天就要离开了,九阳神功他也随时可以得到,他已经没有再呆这里的必要了。更何况他的谎言迟早会被揭穿,到时候怕是想走也难了,趁着这个机会还是赶紧溜之大吉的好,也免得再受这个小白脸的冤枉气。

    卫氏没有想到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绝心发起火来是这么的惊世骇俗,满嘴脏话不说,还竟是这般的得理不饶人,丝毫不给自己这个东道主面子,心中也有些不高兴,只是看他说的自信满满,似乎少了他,朱长龄就不可能救回来。

    想到卫璧昨天晚上告诉她的那个计划,卫氏只得强行按下心中的恼怒,堆笑于脸上,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善,道:“绝公子请先消消气,璧儿也是因为心中担心真儿,这才不得已大清早跑来打扰公子的休息,实非有意和公子过不去,公子明察之人,当不会计较璧儿的无心之过。”

    事关朱九真,绝心停下穿衣服的动作,疑惑问道:“朱小姐?朱小姐怎么了?”昨天下午刚说要走,不会晚上就出事了吧。

    卫氏见绝心很关心朱九真的样子,心中大定,道:“是这样的,真儿的贴身丫鬟小凤今天一大早跑来跟我说真儿不见了,我本来以为真儿可能是有什么事出庄去了,可是招来门卫一问,却说没看见真儿出去。我担心真儿出事,就让下人在庄中好好找找,可是将真个山庄都翻遍了也没找到。璧儿和真儿自小青梅竹马,感情很好,听说真儿不见了,心中顿时大急眼见找遍了整个山庄也没有找到,心中更加的焦急不安。后来听小凤说公子昨天下午去后山找过真儿,便想过来问问公子,昨天下午真儿的情绪可有什么不对,又或者真儿可曾对公子说过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看能不能从中找出疑点。唉,真儿这丫头,真是不让我省心,在这节骨眼上玩起了失踪,她要是再出什么事,可让我怎么活啊。”

    听卫氏这么一说,绝心心中也是大大松了口气,这丫头倒是聪明,知道卫氏和卫璧不可能放她离开,便选择半夜偷偷出走。只是她为什么不留下讯息,告知母亲自己的去向,似乎是在有意让卫氏着急,这倒是让绝心有些费解了。

    一直注视绝心表情的卫璧看到绝心在听到表妹不见的时候反应竟然是松了一口气,心中疑心大起,怒声问道:“你昨天下午究竟对表妹说了什么?表妹为什么会不见?你是不是知道表妹在哪里?”他一连问了三个问什么,显然心中是真的关心朱九真。

    绝心眉头微微一皱,犹豫着是不是该告诉他们朱九真的去向,朱九真临走的时候没有说明自己的去向,应该不是忘记了,而是有意为之,自己若是自作主张告诉了他们,会不会给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犹豫了好一会儿,绝心终于决定还是模糊地给他们说一下,卫璧他是不在意的,可卫氏是朱九真的母亲,不告诉她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朱小姐昨天下午的情绪确实有些不对劲儿,我去后山找见她的时候,看见她正趴在地上放声大哭,我问她为什么苦哭,她也不说,只是跟我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她没有可信的人了,所有的人都在骗她,还问我说她可不可以相信我,后来临回庄的时候她又突然对我说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到外面的世界去寻找心灵的慰藉。我当时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心情低迷的情况下随口说说,没想到她昨天晚上真的走了。”

    绝心这番话说得半真半假,倒也没什么破绽,只是有一点却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他话中的半假部分,却是正中了卫氏和卫璧的要害。

    昨天下午两人在内堂偷情的时候就隐约觉得有人偷看他们,只是当时的他们已经被**冲昏了头脑,并没有仔细的窥察,要不然以卫璧的武功,如何会发现不了那双眼睛的存在。现在听绝心这么一说,两人的脸色刷的一下煞白,终于明白当时果然有人在窥视他们,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卫氏的好女儿、卫璧的好表妹朱九真。

    一时之间,卫氏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一晃,向地上倒去,一旁的卫璧,赶紧一把扶住卫氏倾斜的身子,急声道:“姑姑,你……你没事吧。”

    绝心一脸惊讶地看着两人,心中暗暗奇怪:“不会吧,这么大反应,朱九真只是出走,又不是死了,有必要这么伤心难过吗?他哪里知道两人根本就不是因为朱九真的出走而伤心难过,而是因为知道了朱九真发现他们的奸情而害怕恐慌。

    卫氏此时心中脑中一片空白,竟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迷迷糊糊觉得有人扶住了自己,也不管是谁,一个劲儿地重复:“扶我回房间,扶我回房间,扶我回房间……”

    “好好好,我这就扶你回房间。”卫璧连连答应道,扶着卫氏出门的时候回头狠狠地瞪了绝心一眼,道:“臭小子,要是姑姑出了什么事,我一定活剐了你。”

    绝心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郁闷地小声嘀咕道:“靠,我招谁惹谁了。”随即又觉得这样似乎是在示弱,又抬头大声喊道:“姓卫的小子,你有什么绝招就尽管使出来,老子手和脚加起来欢迎。” ( 花满倚天 http://www.xcxs777.com/6/61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