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上帝的安排

文 / 钢枪里的温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布鲁克紧张的神经依然紧绷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速度表,看到飞机速度在反推和刹车的作用下迅速下降,当速度达到70节的时候,布鲁克叫道:“夏,反推慢车!”

    本来布鲁克是担心跑道过短,准备冒一定风险,晚一点关反推的。

    但是夏若飞这次的落地,除了着陆稍微重一点之外,机会无可挑剔,刚进入接地区起落架就接地了,对跑道的利用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

    考虑到夏若飞从来没有驾驶过飞机的这个前提,这次降落可以说是完美的,甚至就是一个奇迹。

    看到飞机地速迅速下降,布鲁克心中也安稳了许多,所以按照程序在70节的时候就提醒夏若飞将反推置于慢车位,以保护飞机发动机。

    “明白!”夏若飞说道,然后按照布鲁克之前教他的,把反推拉到慢车。

    反推减速效果下降,飞机速度也没有明显的提升,依然在慢慢地降低,很快就降到了滑行速度。

    这回夏若飞不需要布鲁克提醒,直接就把反推关闭了。

    布鲁克想了想说道:“夏,有把握把飞机开进滑行道吗?”

    塞班机场就一条跑道,飞机迫降如果停在跑道上的话,那相当于机场就要关闭了,现在一切都这么顺利,布鲁克自然想更完美一点,让飞机进入滑行道,不要一直占用跑道。

    夏若飞信心爆棚,笑着说道:“从那么高的地方都降下来了,进滑行道算什么?没问题!”

    “ok!”布鲁克立刻和塔台联系,“塔台,qf108航班申请从下个出口脱离跑道!”

    “同意!”塔台十分干脆地说道。

    向来都非常冷静的塔台管制员,此时也有着难以抑制的激动。

    刚才他从塔台上看得非常清楚,这架失去了右侧风挡玻璃的空客a350飞机稳稳地落在跑道上,他完全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固定翼飞机的乘客操纵的。

    这名管制员也曾经有过飞行梦,不过在进行航空理论学习阶段就被淘汰了,后来实在舍不得离开航空领域,才转行去进行管制员培训,付出了许多艰辛才得以胜任这份压力极大的工作。

    看到夏若飞驾机着陆的一幕,这位管制员的飞行梦又有些难以抑制了。

    后来,他真的重新报名参加公司的飞行员招募,最后顺利通过一系列训练,过关斩将成为了一名飞行员,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职业。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夏若飞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居然会影响了一名普通塔台管制员的人生。

    此时他正小心地操控着飞机,从下一个出口脱离了跑道,开上了滑行道。

    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上已经全是消防车、救护车、警车,各种警灯闪烁着。

    飞机在滑行的时候,这些特种车辆就在滑行道上跟着飞机跑。

    当夏若飞操控飞机稳稳地转进滑行道之后,一辆引导车开到了飞机前方,其他车则都在道口停下来,等飞机转上滑行道之后,再一路尾随。

    引导车带着飞机开到了一个空旷的停机坪,工作人员发出信号让飞机停下。

    当飞机稳稳地以静止的姿态停在停机坪上的时候,夏若飞按照布鲁克的指导,麻利地将引擎关车,并且关闭各电门。

    直到此刻,布鲁克还有一种恍如梦境的感觉,现在真正脚踏实地了,他依然不敢相信,刚才居然是一个从来没有开过飞机的乘客硬生生地驾驶飞机降落了下来哪怕他是在旁边亲眼目睹的,依然感觉难以置信。

    夏若飞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解开安全带,转过身来朝冯婧咧嘴一笑,说道:“婧姐,总算是脚踏实地了!我真怕自己手一滑把飞机给摔了……如果那样的话,我可真是太对不起你了,本来好心好意想让你到澳洲散散心,结果差点害了你……”

    冯婧此刻依然泪眼朦胧,她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整个落地的过程她都没有关注外面的情况,始终保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目不转睛地看着夏若飞,以至于此刻腰部又酸又疼。

    当飞机触地的微微震动传来的时候,她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然后眼泪就怎么都止不住了。

    此时飞机已经被各类特种车辆包围了,乘务员们在组织乘客疏散,一切都忙而不乱、有条不紊。

    冯婧眼含热泪,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你还真是傻大胆啊!都没开过飞机,也敢坐上去!”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飞机上有婧姐啊!我可不能坐在位子上等死!只能硬着头皮上咯!”

    冯婧俏脸微微一红,夏若飞并不是有意说什么暧昧的话,甚至带着一丝玩笑的口吻,但是在共同经历过生死之后,冯婧芳心的悸动似乎更激烈了,哪怕夏若飞无意的一句话,都能让她浮想联翩……

    夏若飞和冯婧是在用中文交谈的,一旁的布鲁克自然是完全听不懂的,不过他看到夏若飞刚刚完成这样的壮举之后,依然如此轻松淡定,也不由得佩服夏若飞心理素质的强大。

    在两人说话的间隙,布鲁克总算是找到机会插话了,他诚挚地说道:“夏,你创造了一个天大的奇迹!我想这一切一定是上帝的安排,你是他派来拯救我们的天使!”

    布鲁克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亲身经历的这一切让他笃信这绝对是上帝的安排。

    如果不是夏若飞,他们根本不可能打开驾驶舱门。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布鲁克十分清楚,哪怕他们用防爆斧砍上一个小时,驾驶舱门都不会有什么大的损伤,而当时掌控飞机的威尔金斯根本不可能给他们那么多时间。

    但是夏若飞才几斧头,就把驾驶舱门劈裂了,然后更是硬生生用身体把舱门给撞开了,若非亲眼所见,而是别人跟他描述的话,布鲁克一定会认为这个人是疯掉了。

    接下来就更神奇了,威尔金斯求死如愿以偿,从万米高空的飞机里吸了出去,责任机长约翰松已经中毒身亡,唯一的飞行员布鲁克也双臂受伤,没有一个人可以操控飞机,本以为这已经是绝境了,没想到又柳暗花明。

    这个力大无穷的年轻人居然很快就掌握了飞机的基本操控,然后令人难以置信地驾驶着巨无霸的空客a350飞机成功落地,甚至飞机都基本没有什么损伤。

    如果这不是上帝的安排,那还有什么能够解释的?

    夏若飞笑呵呵地用英语说道:“布鲁克机长,我是一个华夏人,并且也并不信奉基督教,我想你们的上帝可能并不认识我。如果真是上天的安排,那也应该是我们华夏的神仙派我来的……”

    “不不不,上帝是无处不在的!”布鲁克说道,“一定是我们的虔诚感动了上帝,所以他才会安排你上了这架飞机!”

    面对一个虔诚的教徒,夏若飞觉得多费唇舌是徒劳的,所以干脆耸了耸肩,不再反驳布鲁克的话。

    夏若飞看到布鲁克经过包扎之后的左臂又开始渗血,于是说道:“布鲁克机长,我帮你把手臂的伤口先处理一下吧!”

    “夏,你还是一名医生?”布鲁克惊奇地问道。

    夏若飞耸耸肩说道:“我并不是执业医生,不过也懂得一些医术,是华夏中医,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初步处理一下,毕竟现在正在流血!”

    原本布鲁克是不怎么相信中医的,但是他对夏若飞却无比信任,闻言立刻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不介意!夏,请帮助我吧!”

    夏若飞点点头,从驾驶座探身过去,先解开了布鲁克手臂上已经被血渗透了的绷带,然后轻轻一用力就把他左边的袖子撕了下来由于澳洲正是夏季,所以布鲁克在飞机空调开始工作之后,就换上了短袖飞行制服,夏若飞轻轻一扯就把袖子扯下来了。

    布鲁克的大臂上一共中了两颗钢珠,也不知道该说他是幸运还是不幸当时那种情况,钢珠打在厚厚的风挡玻璃上到处乱飞,如果不是打在手臂上而是打在脑袋上,那布鲁克现在已经没命了。但是同一只手臂居然中了两颗钢珠,这也够倒霉的了。

    夏若飞伸手在布鲁克的伤口周围飞快地点了几指,原本还在渗血的伤口立刻就慢慢止住了血,而且更神奇的是,布鲁克感觉疼痛也减轻了许多。

    其实夏若飞完全可以用真气将布鲁克手臂里的钢珠逼出来的,但他也不想太惊世骇俗,想想还是交给医院处理吧!

    于是,通过穴道为布鲁克止血止疼之后,夏若飞就让冯婧从座位后面找出急救包,用纱布和绷带重新给布鲁克包扎了起来。

    作为一名曾经接受过战场救护训练的老兵,夏若飞包扎伤口自然是又快又好,一会儿工夫就包好了。

    布鲁克激动地说道:“上帝!以后我再也不相信那些说中医是巫术、是骗子的传言了!夏,你的医术简直太神奇了……”

    的确,从西医的角度,是很难解释为什么轻描淡写地点几下就能止血止疼的,因为在西医的理论中,穴道经脉都是不存在的,整个中医的理论基础,在西医看来都是站不住脚的。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我能做的不多,接下来就交给专业的医生吧!”

    “你比那些专业医生强了一百倍!”布鲁克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哈哈!那我可以考虑退休之后开一个中医诊所!”夏若飞说道。

    布鲁克笃定地说道:“那你的生意一定会非常好的!”

    说话间,有人走进了驾驶舱,布鲁克一看到来人,立刻就说道:“嘿!亚历克斯!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希望看到你这张令人讨厌的老脸!”

    亚历克斯是一个五十岁出头的小老头,他花白的头发很稀疏,胖胖的身上那套澳航的员工制服绷得紧紧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

    “布鲁克!我也一样!”亚历克斯说道,“以前看到你,恨不得往你脸上踩几脚!今天我却恰恰相反,期盼着能看到活着的你,甚至年轻时第一次约会都没有这么期盼……”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夏若飞觉得,如果不是布鲁克受伤了手都举不起来,两人恐怕要拥抱在一起了,一想想那画面就觉得基情满满啊……

    亚历克斯和布鲁克简单地寒暄了一两句,立刻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说道:“您一定是夏先生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澳航驻塞班站的站长,我叫亚历克斯!我谨代表澳洲航空,对夏先生的英雄壮举表示无比感激之情!公司的高层正在飞来塞班的路上,他们还会当面感谢你的!”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亚历克斯先生,我只是不想跟着飞机一起坠海而已!布鲁克机长帮了很大的忙,否则我一个人面对这么复杂精密的操控设备,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布鲁克会得到属于他的勋章的!”亚历克斯说道。

    这时,布鲁克神色一黯,低声问道:“亚历克斯,你看到约翰松机长了吗?”

    亚历克斯脸上的笑容一滞,露出了一丝哀伤的表情,说道:“布鲁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医生第一时间就上了飞机,并且对约翰松进行了检查,可惜……他已经去世多时了……”

    布鲁克悲伤地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道:“老伙计……你还有三个月就退休了呀……”

    亚历克斯拍了拍布鲁克的肩膀,说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赶紧去医院处理伤口,大家都期待着你早日重返蓝天!”

    “我知道了……”布鲁克低声说道。

    乘客们都已经疏散完毕,夏若飞和冯婧,以及布鲁克、亚历克斯也走出了驾驶舱,夏若飞问道:“乘客们是怎么安排的?”

    这班飞机大部分乘客都是华夏人,夏若飞自然关心自己同胞的情况。

    亚历克斯说道:“夏先生放心,我们公司已经调派飞机,很快就会在塞班落地!乘客们如果愿意继续旅程的,可以换乘我们公司的航班,如果心理不适的话,也可以选择留在塞班,我们公司会负责这段时间的食宿!当然,所有的乘客都会得到我们航空公司的赔偿!”

    夏若飞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安排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对了,华夏的旅客能够入境塞班吗?”夏若飞问道。

    冯婧在一旁笑着说道:“塞班是美属的一个旅游岛,从09年11月开始,华夏人在塞班就享受45天免签的待遇,他们只要持有华夏护照,就可以办理入境的!”

    “那就好!”夏若飞说道,“我也想在塞班玩几天呢!不过澳洲那边事情还比较急,所以……咱们还是搭乘澳洲的飞机继续飞澳洲吧!”

    “我听你的安排,你是老板嘛!”冯婧抿嘴一笑说道。

    这时,亚历克斯说道:“夏先生,一会儿机场警方会向您和机组了解一些情况,我们澳航的高层也会当面向您表达谢意,所以……您可能需要在塞班滞留一两天,无法搭乘一会儿的航班去往澳洲了。”

    夏若飞不禁一阵傻眼,苦笑着看了看冯婧。

    冯婧则扑哧一笑,说道:“既来之则安之,用布鲁克机长的话说,这是上帝的安排……” ( 神级农场 http://www.xcxs777.com/6/66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