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25035章

文 / 讳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487章

    跟着曹恒走进厢房,文鸯和郭奕低头面朝他站着。

    落座之后,曹恒看向他们:“你俩也坐。”

    向曹恒谢了一声,郭奕落座,文鸯却还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坐?”见文鸯没坐,曹恒问了他一句。

    文鸯回道:“末将犯了过错,见到太子已是惶恐万分,哪还敢坐?”

    “那些事情稍候再说,你先坐下。”曹恒说道:“这么站在那里,我看着别扭的很。”

    曹恒执意要他坐下,文鸯这才再次道谢落座。

    等到文鸯落座,擦恒向他们问道:“你俩这会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找我?”

    “回太子。”文鸯还没来及说话,郭奕就回道:“文将军来这里,是要向太子请罪。我并不觉着在海西有什么过错,太子应该也明白,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有了旨意,文将军和我又怎么敢不遵从?太子要是埋怨我们,实在是没有道理。”

    郭奕当着曹恒的面,说他要是埋怨自己和文鸯,实在是没有道理。

    曹恒眉头微微一皱,向他问道:“当初我在海西剿灭海贼,从各地调拨军户,你们明明就在附近,却迟迟不肯出兵相助,难道这也能说的过去?”

    “我们当时也在留意海西战事。”郭奕回道:“文将军数次要领军前去相助,都被我给拦住。”

    看了文鸯一眼,曹恒的脸色好看不少。

    接下来,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郭奕的脸上:“海西一战,战况凶险,我随时可能遭海贼所害。文将军要上前相助,你为什么阻拦?”

    “战况虽然凶险,可太子一直把控着战局。”郭奕回道:“我当时看着也是心惊肉跳,可我却相信,太子一定能把事情办的周全。区区海贼,当然不是太子的对手。我们没有相助,一来是陛下有旨,二来也是认为太子纵横天下,绝无敌手。”

    “话说的倒是漂亮。”曹恒说道:“你就没有想过,万一我不是海贼的敌手,岂不是会被他们给害了?”

    曹恒言辞犀利,而且说的话也在理,文鸯只觉着满头冷汗,甚至不敢抬眼看他。

    郭奕却丝毫没有在意,欠身一礼对曹恒说道:“太子明鉴,文将军随时都在观望着战事,要是真的有什么凶险,即便拦阻,难道还能拦得住他?”

    当着曹恒的面,郭奕直言了当的说这些,文鸯必定是得到了开脱,可他自己却冒起得罪曹恒的风险。

    自从走进厢房,郭奕说话就不是十分中听,文鸯坐在一旁始终是捏着一把冷汗。

    好在曹恒并没有发怒,可当郭奕说出在曹恒遇见危险,他会阻拦文鸯的时候,文鸯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郭奕这么说,多半会得罪曹恒。

    有一瞬间,文鸯对郭奕居然满怀感激。

    难怪郭奕说,离开这里,曹恒将对他更加倚重。

    可这样一来,曹恒对郭奕必定不满。

    想到这些,文鸯早先对郭奕的怨恼顿时消去了多半。

    果然,曹恒微微蹙起眉头,凝视着郭奕问道:“倘若果真战局对我不利,你真会阻拦文将军前去相助?”

    “当然会。”郭奕回道:“陛下下旨,要我们暗中随行,特意嘱咐一定不能让太子见到。不是到了生死关头,我都绝对不会赞同文将军前往港口。”

    “你倒是坦荡的很。”曹恒笑着摇头:“难怪父皇会让你跟随文将军一同前往。有你在,文将军即便想现身援助,你也不会答应。父皇这么安排,还真是用心良苦。

    “所以不肯放任文将军去见太子,最要紧的其实还是为了太子。”郭奕低下头,又回了一句。

    曹恒嘴角牵起一抹看起来挺冷的笑容:“海西附近军户,很多人都没有上过战场,你的意思是,我不仅不能埋怨你,反倒还得感谢你不成?”

    “不敢奢望太子道谢。”郭奕回道:“只求太子不要责怪就好。”

    “伶牙俐齿,说来说去,倒都成了我的不是。”曹恒笑着摇头:“罢了,其实我也知道是父皇下了旨意。你与我不熟,见我剿灭海贼艰难,或许还会袖手旁观,可文将军却是曾与我一道出关。他见我陷入危难,绝对不会作壁上观。”

    “太子说的是。”郭奕回道:“早先在海西的时候,文将军也与我说过,他与另外几位将军是太子党”

    “我并不知道什么太子党。”郭奕提起太子党,曹恒打断了他:“我是大魏太子,父皇信任,委派我监国,掌管军政大权。已是位高权重,为什么还要像别人一样,搞什么太子一党?”

    “太子威望在外,即便不结党,也有人凑上来。”郭奕说道:“何况文将军等人,都是追随太子出生入死的,当然会以太子党自居。”

    “朝堂结党可是大忌。”曹恒向郭奕问道:“自从你来到这里,一口一个太子党,难不成是要我成为众矢之的?”

    “其实太子根本不必在意。”郭奕回道:“即便没有太子党,太子也是众矢之的

    第487章

    跟着曹恒走进厢房,文鸯和郭奕低头面朝他站着。

    落座之后,曹恒看向他们:“你俩也坐。”

    向曹恒谢了一声,郭奕落座,文鸯却还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坐?”见文鸯没坐,曹恒问了他一句。

    文鸯回道:“末将犯了过错,见到太子已是惶恐万分,哪还敢坐?”

    “那些事情稍候再说,你先坐下。”曹恒说道:“这么站在那里,我看着别扭的很。”

    曹恒执意要他坐下,文鸯这才再次道谢落座。

    等到文鸯落座,擦恒向他们问道:“你俩这会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找我?”

    “回太子。”文鸯还没来及说话,郭奕就回道:“文将军来这里,是要向太子请罪。我并不觉着在海西有什么过错,太子应该也明白,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有了旨意,文将军和我又怎么敢不遵从?太子要是埋怨我们,实在是没有道理。”

    郭奕当着曹恒的面,说他要是埋怨自己和文鸯,实在是没有道理。

    曹恒眉头微微一皱,向他问道:“当初我在海西剿灭海贼,从各地调拨军户,你们明明就在附近,却迟迟不肯出兵相助,难道这也能说的过去?”

    “我们当时也在留意海西战事。”郭奕回道:“文将军数次要领军前去相助,都被我给拦住。”

    看了文鸯一眼,曹恒的脸色好看不少。

    接下来,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郭奕的脸上:“海西一战,战况凶险,我随时可能遭海贼所害。文将军要上前相助,你为什么阻拦?”

    “战况虽然凶险,可太子一直把控着战局。”郭奕回道:“我当时看着也是心惊肉跳,可我却相信,太子一定能把事情办的周全。区区海贼,当然不是太子的对手。我们没有相助,一来是陛下有旨,二来也是认为太子纵横天下,绝无敌手。”

    “话说的倒是漂亮。”曹恒说道:“你就没有想过,万一我不是海贼的敌手,岂不是会被他们给害了?”

    曹恒言辞犀利,而且说的话也在理,文鸯只觉着满头冷汗,甚至不敢抬眼看他。

    郭奕却丝毫没有在意,欠身一礼对曹恒说道:“太子明鉴,文将军随时都在观望着战事,要是真的有什么凶险,即便拦阻,难道还能拦得住他?”

    当着曹恒的面,郭奕直言了当的说这些,文鸯必定是得到了开脱,可他自己却冒起得罪曹恒的风险。

    自从走进厢房,郭奕说话就不是十分中听,文鸯坐在一旁始终是捏着一把冷汗。

    好在曹恒并没有发怒,可当郭奕说出在曹恒遇见危险,他会阻拦文鸯的时候,文鸯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郭奕这么说,多半会得罪曹恒。

    有一瞬间,文鸯对郭奕居然满怀感激。

    难怪郭奕说,离开这里,曹恒将对他更加倚重。

    可这样一来,曹恒对郭奕必定不满。

    想到这些,文鸯早先对郭奕的怨恼顿时消去了多半。

    果然,曹恒微微蹙起眉头,凝视着郭奕问道:“倘若果真战局对我不利,你真会阻拦文将军前去相助?”

    “当然会。”郭奕回道:“陛下下旨,要我们暗中随行,特意嘱咐一定不能让太子见到。不是到了生死关头,我都绝对不会赞同文将军前往港口。”

    “你倒是坦荡的很。”曹恒笑着摇头:“难怪父皇会让你跟随文将军一同前往。有你在,文将军即便想现身援助,你也不会答应。父皇这么安排,还真是用心良苦。

    “所以不肯放任文将军去见太子,最要紧的其实还是为了太子。”郭奕低下头,又回了一句。

    曹恒嘴角牵起一抹看起来挺冷的笑容:“海西附近军户,很多人都没有上过战场,你的意思是,我不仅不能埋怨你,反倒还得感谢你不成?”

    “不敢奢望太子道谢。”郭奕回道:“只求太子不要责怪就好。”

    “伶牙俐齿,说来说去,倒都成了我的不是。”曹恒笑着摇头:“罢了,其实我也知道是父皇下了旨意。你与我不熟,见我剿灭海贼艰难,或许还会袖手旁观,可文将军却是曾与我一道出关。他见我陷入危难,绝对不会作壁上观。”

    “太子说的是。”郭奕回道:“早先在海西的时候,文将军也与我说过,他与另外几位将军是太子党”

    “我并不知道什么太子党。”郭奕提起太子党,曹恒打断了他:“我是大魏太子,父皇信任,委派我监国,掌管军政大权。已是位高权重,为什么还要像别人一样,搞什么太子一党?”

    “太子威望在外,即便不结党,也有人凑上来。”郭奕说道:“何况文将军等人,都是追随太子出生入死的,当然会以太子党自居。”

    “朝堂结党可是大忌。”曹恒向郭奕问道:“自从你来到这里,一口一个太子党,难不成是要我成为众矢之的?”

    “其实太子根本不必在意。”郭奕回道:“即便没有太子党,太子也是众矢之的

    第487章

    跟着曹恒走进厢房,文鸯和郭奕低头面朝他站着。

    落座之后,曹恒看向他们:“你俩也坐。”

    向曹恒谢了一声,郭奕落座,文鸯却还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坐?”见文鸯没坐,曹恒问了他一句。

    文鸯回道:“末将犯了过错,见到太子已是惶恐万分,哪还敢坐?”

    “那些事情稍候再说,你先坐下。”曹恒说道:“这么站在那里,我看着别扭的很。”

    曹恒执意要他坐下,文鸯这才再次道谢落座。

    等到文鸯落座,擦恒向他们问道:“你俩这会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找我?”

    “回太子。”文鸯还没来及说话,郭奕就回道:“文将军来这里,是要向太子请罪。我并不觉着在海西有什么过错,太子应该也明白,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有了旨意,文将军和我又怎么敢不遵从?太子要是埋怨我们,实在是没有道理。”

    第487章

    跟着曹恒走进厢房,文鸯和郭奕低头面朝他站着。

    落座之后,曹恒看向他们:“你俩也坐。”

    向曹恒谢了一声,郭奕落座,文鸯却还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坐?”见文鸯没坐,曹恒问了他一句。

    文鸯回道:“末将犯了过错,见到太子已是惶恐万分,哪还敢坐?”

    “那些事情稍候再说,你先坐下。”曹恒说道:“这么站在那里,我看着别扭的很。”

    曹恒执意要他坐下,文鸯这才再次道谢落座。

    等到文鸯落座,擦恒向他们问道:“你俩这会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找我?”

    “回太子。”文鸯还没来及说话,郭奕就回道:“文将军来这里,是要向太子请罪。我并不觉着在海西有什么过错,太子应该也明白,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有了旨意,文将军和我又怎么敢不遵从?太子要是埋怨我们,实在是没有道理。”

    郭奕当着曹恒的面,说他要是埋怨自己和文鸯,实在是没有道理。

    曹恒眉头微微一皱,向他问道:“当初我在海西剿灭海贼,从各地调拨军户,你们明明就在附近,却迟迟不肯出兵相助,难道这也能说的过去?” ( 三国之无赖兵王 http://www.xcxs777.com/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