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2第504章

文 / 讳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489章守卫还是有漏洞

    祝奥派来的人离开之后,邓展疑惑的向曹铄问道:“陛下都没听他说话,怎么知道祝将军接下来要禀报的什么?”

    “他无非是想说弥衡的各种难处。”曹铄回道:“祝奥为人你也知道,虽然面相生的不是很良善,可心地却是不坏。弥衡要是对我阳奉阴违,他必定会如实禀报。如今弥衡遇见难处,他又怎么不会说上几句好话?”

    邓展点头。

    曹铄分析的还真是那么回事,与祝奥相识多年,以他对祝奥的了解,确实是会做出这些事情。

    “太子妃那边怎样了?”曹铄转移了话题,向邓展问道:“有没有问明白,大概什么时候临盆?”

    “回禀陛下,太子妃还有两三个月才临盆。”邓展回道:“每天医者都会前去诊治,将要临盆的时候,医者必定会向陛下禀报。”

    “太子这几天都在做什么?”曹铄又问道:“有没有疏于政务,把该办的事情都给荒废了?”

    “每天一早,太子都会先去官府把政务给处置了,然后回到太子府陪伴太子妃。”邓展先回应了,随后又向曹铄问道:“陛下讨伐西域三十六国,是不是打算让太子领兵?”

    “除了他领军,还有谁更合适?”看向邓展,曹铄问道:“莫非你觉着太子能耐不足?”

    “并不是。”邓展回道:“太子的本事,我当然是知道的。要是他领军讨伐西域三十六国,用不了几年,必定功成回归。然而太子和太子妃毕竟年少,一别多年……”

    “太子是太子妃的夫君,可他也是大魏的太子。”曹铄说道:“从他出生的那天,就注定了他这一辈子都要和大魏绑在一起。大魏将士出征,身为太子,他不领兵,难道我要让他的那些兄弟带兵?”

    邓展没再言语。

    虽然曹铄话说的有些不近人情,却也都是实情。

    “派人告诉太子,匠作司回到长安,要做的事情不少。”曹铄向邓展吩咐:“从今天起,匠作司那边的防务以及军械研发,他都得承担起责任。让他现在就去匠作司走一趟,一是要安排明白那里的守卫情况,二是要监督弥衡等人研发新式军械。”

    邓展领命,正要退出去安排人前往太子府,曹铄又说道:“还有一件事,匠作司打造出来的步枪应该已有不少,让太子负责监管,把枪械发放给常备军的将士们。有多少发放多少,还要组织将士操练,熟悉新式军械。数量不足的,要他敦促匠作司抓紧打造。”

    “我明白了。”邓展躬身领命,告退离去。

    太子府里,曹恒陪着黄舞蝶正在后花园散步。

    “夫君每天一早出门,用不多久就会回来,也不知政务处置的怎样。”与曹恒并肩走着,黄舞蝶说道:“要是陛下知道夫君整日如此,难保不会有所责怪。妾身觉着,夫君还是多操劳政务要紧。”

    “最近也没有什么政务可操劳。”曹恒回道:“每天都是那么些事,有些事情我根本不用去看,只是扫一眼是谁呈递上来的,就知道要说什么。处理这些事情,哪还需要耗费工夫,不过片刻就能都给打发了。夫人如今身怀六甲,我总不能一直在外面。既然我没有到别的地方去,太子府就是我最该守着的去处。”

    “虽然夫君这么想,可陛下却一定不会如此考虑。”黄舞蝶微微一笑:“妾身觉着,还是应该在陛下给夫君安排更多的事情之前,先担待起一些别的事务……”

    黄舞蝶正说着,一名侍女匆匆走了过啦。

    到了俩人身旁,侍女欠身一礼说道:“禀报太子、太子妃,陛下差人来了,说是有事安排太子去办。”

    侍女话音落下,黄舞蝶看向曹恒抿嘴一笑:“妾身才和夫君说过,陛下就派人来了。以后夫君怕是不会再有清闲的时候。”

    “父皇果真是看不得我清闲。”曹铄摇头笑着应了一句,随后吩咐侍女:“告诉来人,让他在前院等着,我片刻就到。”

    等到侍女退下,曹恒又对黄舞蝶说道:“夫人临盆不过三两个月以后,这段时日还得多出外走动。我不在的时候,让侍女多在一旁照应着,可千万不要一个人离开房间。”

    “身在家中,夫君其实不用担心太多。”黄舞蝶顺从的回道:“妾身多加留意也就是了。”

    又叮嘱了侍女几句,曹恒辞别黄舞蝶,走向前院。

    奉旨传达命令的兵士,把曹铄的意思一五一十全都向他交代了。

    得到旨意,曹恒明白,从海西回来以后,他好不容易落的几天清闲算是结束了。

    匠作司那边的事情虽然不少,也不过是检视守卫以及敦促工匠们研发新式军械。

    真正耗费精力的,其实是发放步枪到军中。

    早先有一批步枪已经发放到军营,然而相对于整个大魏的常备军,那批步枪的数量却是少到可怜。

    匠作司屯着许多步枪,全都发放下去,常备军可以装备一半人数。

    将士们都知道有步枪这种兵器,却并不清楚它的使用方法。

    那些得到步枪的将士,也都把枪械宝贝的不行,哪肯轻易拿出来给别人看?

    此后耗费曹恒精力更多的,应该是操练将士们使用步枪。

    传旨的兵士离开,曹恒让人把张苞请到太子府。

    作为他的贴身将军,即便是回了长安,张苞也不会轻易出门,随时等候着招呼。

    派人去请张苞,曹恒在太子府前院并没有等候多久,得到命令的张苞就匆匆赶了过来。

    来到曹恒身旁,张苞向他见了礼:“太子召我召的急,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情?”

    “倒也没什么事情,只是父皇看我最近太闲了。”曹恒回了一句,招呼张苞:“先跟我去匠作坊走走。”

    “去匠作坊?”张苞一脸不解:“回到长安,那里不就是交给弥衡打理?太子去那里做什么?”

    “父皇把匠作坊的防务以及督促弥衡等人的职责都交给了我。”曹恒说道:“除此之外,他还让我负责把所有步枪都发放到军中,交给将士们使用。”

    “匠作坊带回来的步枪可不少。”张苞说道:“以往倒是也发放下去一些,可得到步枪的将士毕竟为数不多。得到步枪的将士都不肯拿出来示人,又怎么可能传授其他人使用的法子?步枪发放容易,可传授将士们使用,却是个大麻烦。”

    “你还真说到了点上。”曹恒说道:“父皇就是要我负责传授将士们如何使用步枪。相比于以往的军械,步枪的威力可是大的很。将士们不懂得如何使用,发放下去,很可能会闹出祸事。”

    “陛下令太子负责发放步枪,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些。”张苞先是回应了一句,随后向曹恒问道:“太子有什么打算?”

    “枪械发放下去,凡是得到枪械的将士,都先不给子弹。”曹恒说道:“每个人每天都要去靶场操练,直到可以熟练使用枪械,再把子弹配发到他们手里。”

    “照着太子这么安排,确实不会再出意外。”张苞应了,跟着曹恒走出太子府。

    匠作司坐落在长安城外,曹恒在张苞和一队卫士的陪同下走出长安,直奔坐落在郊外的匠作司。

    早上才召集了工匠商量研发自行军械,还没到午时,弥衡又得知曹恒来到。

    与祝奥一同迎出匠作司,站在正门外等候了没多久,弥衡看到曹恒在张苞和一队卫士的簇拥下往这边过来。

    等到曹恒走近,弥衡躬身一个大礼:“太子怎么有闲暇来匠作司?”

    “父皇下了旨意,要我负责检视匠作司运作以及防务。”曹恒回道:“弥公还得把从蓬莱带回的步枪全都拿出来发放给军中将士,其他事情得做,枪械也得加紧制造。匠作司制作的枪械,到如今连常备军都装配不齐。父皇是没有追究,等到有一天他追究下来,弥公觉着能不能担待的起?”

    被曹恒问的后脊梁冷汗直冒,弥衡赶忙回道:“幸亏太子提醒,否则我险些铸成大错。”

    “弥公现在明白过来也不算晚。”曹恒说道:“研发自行军械的事情可以进行,只不过别把制造老式军械给耽搁了。尤其是枪械,三军将士等着装配、操练,可不敢再多耽搁了。”

    “太子放心,我这就去敦促工匠,抓紧赶制枪械。”弥衡应了。

    曹恒又看向与弥衡站在一处的祝奥:“听说父皇把祝将军留在了匠作司,负责这里的守卫?”

    “回太子。”祝奥回道:“陛下把如此重要的职责交给了我,我时常会感到惶恐不安。有太子监管着,我也知道该怎样去做。”

    “我只是监管,并不是决定这里如何守卫。”曹恒说道:“具体的事务,还得祝将军自己拿定主意。”

    “太子说的我都明白。”祝奥回道:“我虽然愚钝,却也会竭尽所能,不让陛下和太子失望。”

    “匠作司才回长安没有几天,祝将军也刚驻扎进来,这里应该没什么好看的。”曹恒又对弥衡说道:“还请弥公安排人手,把所有的步枪都装上马车,晚些时候我会令人运走。”

    “我这就安排下去。”弥衡先是回应了曹恒,随后侧身让出道路:“还请太子进匠作司歇息。”

    曹恒领着张苞等人走进匠作司,弥衡和祝奥陪在一旁。

    进了匠作司正门,弥衡安排人手准备步枪,祝奥则陪着曹恒来到匠作司的前堂。

    在前堂落座,曹恒对祝奥说道:“祝将军是父皇身边的人,以往一直跟随在父皇左右。如今匠作司搬迁回长安,父皇把将军留在这里,就是要保证万无一失。我迎接匠作司返回长安的路上,曾遭到大秦贼人的拦截。虽然贼人被文鸯与郭奕先一步剿灭,却也印证了大魏的天下并不是像我们想的那样太平。在大魏,还有很多外来者。这些人以商贾名义来到中原,平日里根本看不出他们谋划着什么。等到我们有所发觉的时候,事情已经出现。当初匠作司在蓬莱,隔着海岸,他们还不能怎样。如今搬迁到长安,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靠近。守卫稍有松懈,匠作司就将遭受难以估量的损失。”

    “陛下当初也对我说了这些。”祝奥回道:“自从负责守卫匠作司,我就安排了人手,分成几队在周边巡查。匠作司内部,也做了相应的部署。除此之外,陛下还调了几名火舞,有火舞在,无论是什么人,都别想悄然无息的靠近匠作司。”

    “有火舞在,当然会稳妥一些。”曹恒说道:“可我却觉着,正因为有他们,所以才更值得担忧。”

    祝奥疑惑的看着曹恒:“太子是信不过火舞?”

    “并不是信不过火舞,而是担心祝将军手下的兵士,因为有火舞在,就放松了警惕。”曹恒说道:“但凡是人,都会有所依赖。火舞的存在,必然会让兵士们有所放松。他们一旦松懈下来,贼人就会有机可乘。”

    “太子的意思,是把火舞给撤了?”祝奥仿佛明白了曹恒的意图。

    曹恒摇了摇头:“当然不能撤,只不过也不要让守卫知道附近有火舞存在。明天我会下条命令,把这里的火舞调走。同时,我也会另外再安排一批火舞来到匠作司附近。除了你之外,包括弥衡在内,都不要让他们知道匠作司周边有火舞存在。”

    “我明白太子的意思了。”曹恒这么安排,祝奥也觉着有道理。

    火舞隐藏行踪,不仅匠作司的守卫会提高警惕,也能瞒得过意图对此处不利的贼人。

    果真有贼人意图潜入,潜藏起来的火舞会立刻发现。

    不仅如此,时刻保持着警惕的卫士们,也会在出事之后立刻做出应对。

    曹恒来到匠作司,哪里也没去看,一开口就提出了足以弥补守卫漏洞的提议。

    追随了曹铄多年,祝奥也不是没有见过场面,可曹恒的做法,还是让他心生敬佩。 ( 三国之无赖兵王 http://www.xcxs777.com/7/72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乡村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cxs777.com